第一百八十一章 庚金到手

秦岚笑而不语,摇了摇头,没有对穆香的疑惑做出任何解答。

不是他不说,而是说了穆香也不懂,说得越多,事情也就越是麻烦。

对一个普通人说修仙者的事情,且不说会对那个普通人造成多么巨大的震撼,单单是从表面上来看,便是对牛弹琴。

与其让穆香心中疑窦丛生,还不如让她保留一个疑惑。

所以秦岚直接将那个话题给岔开了,他抬头望了一眼之前那个摊贩所在的方向,兀自点了点头,轻笑道:“时候应该差不多了!”

虽说没有得到秦岚的具体回答,穆香心头有些气闷,但她是一个聪明人,自然知道那些气闷是不能展现出来的。

听到秦岚说时机成熟,她立刻便将心里的郁闷给隐藏了起来,循着秦岚的视线望向了之前那个摊贩摆摊的位置。

之前那个作势将要离开的中年人做做样子走出了一段距离以后,便停在了原地,这个时候,他左右张望了一下,居然就再次折回,重新回到了那个小摊贩所在的位置。

鼠爷心头的郁闷可比穆香要浓重多了,一回到小摊摊贩面前,他口中就是一阵骂骂咧咧。

对那个坏了他好事的小摊贩,已经是咬牙切齿。

好在那个小摊贩识相,知道跟他联手演戏,尽管效果不太好,毫无收获,但要说鼠爷如何生那个小摊贩的气倒也不至于。

鼠爷只是仇富,对宰富人,从来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对这些与他都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小摊贩来说,他还真的不曾心怀多大的恶意。

“那小子应该走了,哼,在古玩市场厮混这么久,这是我第一次失败,都是你害的!”

听到鼠爷那置气一般的言辞,摊贩很是无奈,没办法,他之前又不认识鼠爷,只能够拱手一味的在鼠爷面前赔不是。

看到小摊贩的模样,鼠爷心里就更加生气,他没好气的拍了拍桌子,不耐烦的挥手说道:“戏都演过了,那两个人应该不会回头了,石头给你,把钱还给我吧,别耽搁鼠爷我做下一单生意!”

“是!是!”小摊贩连连赔笑,不敢得罪鼠爷,他从身上把他都不曾捂热乎的那五万块钱给拿了出来,恋恋不舍的递到了鼠爷手中,“鼠爷,您点点,钱都在这里了!”

鼠爷闻言,口中又是一声冷哼,对那个摊贩极其不满意。

“不用点了,想来你也不敢得罪鼠爷我,记住了,下一次可得长长记性!”

话落,鼠爷掂了掂手中的五万块钱,转身就要离开。

这一转身,差点就直接撞在了秦岚身上。

本就心情不好的鼠爷口中骂了一声,抬头就要显摆一下他的威风,一抬头,恰好与秦岚四目相视,看到了秦岚那张似笑非笑的俊脸,

“是你!”鼠爷惊咦了一声,心里生出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笔生意还有门,“你想要买那块暗黄色的石头?”

秦岚点了点头,笑道:“对,我去而复返就是想要买那块石头!”

鼠爷心中喜悦更甚,咧嘴便嘿嘿一笑,“好说,好说,虽然那块石头已经被我买下,但是你如果诚心想要的话,那么咱们还是可以商量商量的,至于价格么,这个……”

说到这里,鼠爷伸出了两根手指。

似乎是想到秦岚可能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立马就补充道:“我也不做什么狮子大开口的事情,那块石头,你从我手中买,二十万!”

鼠爷还真是会做生意,五万块钱买的一块石头,这还没有几分钟呢,就直接长了四倍,一个转身的功夫净赚十五万。

这可当真是暴利,难怪很多人都喜欢在古玩市场中投机倒把!

秦岚望着鼠爷呵呵一笑,脸上挂着的笑容玩味之意十足。

“鼠爷是把,你看我是不是很像肥羊呢?你刚刚才说人家摊主宰肥羊,转眼的功夫,你自己就宰上了,这是何道理啊?难道这是古玩市场的规矩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五万块买来的石头,转身的功夫你就敢卖二十万,你是觉得我傻呢,还是你自己不聪明?”

“年轻人,话可不是这样说的。既然你能来这里,就应该明白:这些古玩,其存在价值大多都是炒出来的,一样东西有价,但一个人的喜爱之心是无价的,古玩生意,大多生意的都是那一片喜爱之心!”

獐头鼠目的鼠爷嘿嘿一笑,老神在在的解释道。

别说,他的话听上期居然还有那么些道理。

一时之间,秦岚居然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

看到秦岚的模样,鼠爷继续开口,循循善诱。

“我五万买到手那块石头,那是因为摊主五万愿意售卖,摊主急需钱,那块石头的价格自然会贬值,而我,却根本就不急需用钱,这块石头可卖可收藏,你要是喜欢,想买,那就是买我所喜好的东西,难道我所喜好的东西割爱卖给你,还不值二十万吗?”

“有道理,有道理极了!”秦岚也算是长了见识,什么叫铁齿铜牙。

若不是他早知道这个鼠爷和摊主之间那些龌龊,说不定还真会出那二十万。

只不过秦岚已知真面目,又如何会让那个鼠爷得手。

冷笑了一声,秦岚就直接回击道:“你说那番话的确有道理,但那番话从你口中说出,实在是有些有辱斯文啊!鼠爷,你和摊主之间的眉来眼去,莫不是欺负我不懂?你若是真以为我不懂,不如咱们就来点实际性的。那块石头,我二十万购买,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现在,你就当着我的面将那块石头给拿出来,你只要能够拿出来,别说是二十万,就是五十万我也会给!”

“年轻人,你……”

鼠爷伸手指着秦岚,毫无底气,话都有些说不明白。

那块石头他早就已经还给了摊主,现在就放在摊主面前,秦岚让他拿出那块石头,自然不是指那块,他要怎么拿出来。

一时激动,倒是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他和摊主之间的合计,早就在秦岚面前暴露无疑。

“怎么,无话可说了?还是说你根本就拿不出来之前那块石头,承认了你与摊主一起合谋算计我的事实?”

秦岚嘴角扬起一缕冷笑,望着鼠爷和那名摊主的目光凌厉万分。

别说那名摊主,就是鼠爷,在秦岚的目光下都生出了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他低下脑袋,阴沉的扫了一眼秦岚,甩手就直接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只能够对秦岚撂下一句狠话。

“小子,这笔账鼠爷我记住了,告诉你,在这片古玩大市场中,鼠爷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得罪的起的,你给我等着!”

从来都没有人敢揭露鼠爷耍下的那些手段,秦岚一点脸面都不留,直接把鼠爷给挤兑走了,无疑激怒了鼠爷。

那个摊主看到鼠爷甩袖子离开,摇头重重一叹。

对此,秦岚视而不见,他根本就没有将鼠爷放在眼中。

这个时候,他所能够看到的只有那一大团庚金。

虽说他现在的修为还不曾到炼魂境,无法炼制飞剑,但已经练气中期修为的他,也时候该该准备一下炼制飞剑的材料了。

有了这块庚金,他炼制飞剑的材料基本上便不用再cao心,这可是一件大好事!

“老板,那家伙已经走了,这块石头现在能够卖给我了吧!”

秦岚没有等到小摊摊主答话,便将庚金从小摊上拉了起来,放在手心感应了一下,强烈的庚金之气让秦岚忍不住长啸出声。

的确是庚金,而且这块庚金的纯度还是相当罕见的那种。

若是利用这块庚金炼制一把飞剑,恐怕一般的凡铁根本就扛不住庚金飞剑的劈砍。

秦岚被得到庚金的巨大喜悦冲的心神摇曳不已,差点没忍住就要手舞足蹈,暗自庆幸还好他不曾拒绝穆香的邀约。

看到秦岚表面无动于衷,眼底深处却是压抑不住的波涛汹涌,穆香嘴角便流露出了一抹由衷笑意。

能够看到秦岚那副模样,无不在表明了秦岚对她的印象分正在不断的增加着。

小摊老板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这块石头自然可以卖给你,不过有句话我还是必须要和你说,可能的话,年轻人你带着这块石头就赶紧走吧!那个鼠爷是这片古玩市场中的恶霸,敢得罪他,一旦落在他手里,只怕是你根本就讨不了半点好!”

“是吗?”秦岚收起心中的喜悦,把庚金收了起来,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巴,“难道这片古玩市场之中就没有王法吗?就算是这里没有王法,洛都也有王法,这片古玩市场终究在洛都这一大城之中!”

秦岚没有理会老板眼底泛起的那一抹对鼠爷的忌惮,对他的怜悯,有一句话藏在心里却是没办法对外言说。

就算洛都的王法也管不住这片古玩市场,他还有自己的王法,以他修仙者的身份,区区一个洛都古玩大市场,还能够将他留下不成?那个鼠爷若真是有这份能力,也不会在古玩市场中行一些坑蒙拐骗之事!

秦岚还是离开了,没有离开这片古玩市场,而是继续深入,期待还能够遇到一些好东西。

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亏待那名想占便宜心中却仍旧存有良善的摊贩老板,秦岚给那名摊贩留下了一张钱庄卡,钱庄卡里面钱不多,只有一百万,但对那个摊贩来说,却是一笔极其庞大的财富,足够他下半生过得幸福美满。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