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给个说法

议事大殿中那些长老听闻了那句话以后,彼此互望,面面相觑。

他们根本就顾不得追究那名仙阁外围长老不守规矩的麻烦,被秦岚已到仙阁的消息震得有些晃神。

世俗界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

没想到他们刚刚提到秦岚,秦岚就已经闯入了仙阁,这速度未免太快了一些。

简直就是迅若奔雷啊,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感受到仙阁这些核心长老表现出来的慌乱,五个小团体的核心之人同时起身,稳定着身边人的情绪。

阮经楼收敛起他之前想要开口说的那句话,话锋急转,“没想到秦岚居然来的如此之快,根本就没有留给我们商量的时间,既然如此,依我看来,咱们也不需要商量了,现在大家就一起去会会秦岚,随机应变吧!”

任秋风闻言,点了点头应道:“现在也只有这样了!不过大家还是小心为上,秦岚能够以一人之力灭掉天王宗,实力不容小觑。”

熊暴在这个时候也开口说道:“大家也不需要太将秦岚当一回事,大家既然不同意他担任我们仙阁副阁主,那么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虽说现在我们有些措手不及,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三人话落,另外两名与他们身份相等的仙阁长老不由得点了点头。

他们平常虽然沉默寡言,可手段毒辣,阮经楼三人可丝毫不敢小觑他们。

有句话说的很对,会叫的狗不咬人,真正可怕的是那些明面上闷不吭声,暗地里却是一肚子坏水的人。

在阮经楼三人眼里,那两个人显然就属于后者。

五人打头,其他人跟上,数十名仙阁核心长老浩浩荡荡的出了仙阁议事大殿。

他们刚刚才出现在殿门口,视线尽头,就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影。

年轻人悠然迈步,好像对仙阁那些人对他的敌意完全不了解一样,云淡风轻的样子让阮经楼等人不禁有些蹙眉。

秦岚可不是什么木讷之人,他们这些仙阁高层对他的敌意,他不可能不知道。

在知道他们心怀敌意,仙阁宛若龙潭虎穴的情况下,还能够保持着如此云淡风轻,从容不迫的模样,那就只能够说明一件事。

秦岚面对他们信心十足,打心底里不将他们当做是一回事。

这个想法,让他们的神色不由得更加难看了几分。

他们看到了秦岚,秦岚自然也看到了他们。

他身后那十几人的小动作,根本就没能逃过秦岚的掌控。

秦岚嘴角扬起,对阮经楼等人出现在议事大殿门口,完全不觉得意外。

而那跟在秦岚身后的十几人则心下稍松,面对秦岚之时心生的巨大压力在他们看到阮经楼等仙阁高层以后,消散了不少,如同找到了主心骨。

秦岚遥望向阮经楼几人,步履仍旧如同之前一样,不急不缓。

抬眸既望的距离,在秦岚的缓慢动作中,让阮经楼等人生出了一种近乎煎熬的感觉。

等到秦岚出现在阮经楼等人身前的时候,那数十人中,已经有不少人额头都渗出了一些汗渍。

秦岚在无形之中营造出来的那种巨大压迫力伴和着之前他们得到的那个消息,让秦岚行走之时,如带风雷,所有的风雷都在朝着阮经楼那数十名仙阁高层不断的进行着冲击。

直到秦岚脚步停滞,那些人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阮经楼五人的眼眸同时眯起,心中已经有杀意在沸腾。

秦岚表现的越是高深莫测,越是实力强悍,就越是让他们心里杀意浓重。

仙阁副阁主的位置在秦岚看来不当做一回事,可在他们心中,却是他们势在必得的一个位置。

仙阁副阁主的位置象征着以后的仙阁阁主,仙阁阁主代表了什么,那可是代表着修仙界权势的巅峰。

对权势的渴望,让他们根本就不允许其他人染指。

但凡得到仙阁副阁主位置的人是他们五人中的一个,他们也会觉得好受一些,然而呢,得到仙阁副阁主位置的人却是一个空降而来的毛头小子,这如何让他们能够忍受。

他们对秦岚的抗拒和敌意,正式来源于此。

当初修仙界需要秦岚帮助,他们能够暂时妥协。

如今修仙界恢复到了数千年前的模样,实力强大,境外修士根本就没资格觊觎修仙界中的一切,他们自然就过河拆桥,想要让秦岚让出仙阁副阁主这个位置。

尤其是在修清风闭关修炼,仙阁权势被他们掌控的情况下,他们就更不会在乎秦岚了。

就比如说仙阁当中除了修清风以外另一个与秦岚关系不错的人,金竹曾经也是一个能够与他们五人相抗衡的家伙。

只不过现在的金竹却被他们五人联手放逐了出去,他们五人共同将金竹排挤到了华夏外海,让金竹镇守修仙界门户!

“秦岚!”阮经楼望着秦岚,突然开口。

秦岚望向阮经楼,裂开嘴,笑容灿烂,一口白牙闪烁着森寒之光,“不错,正是秦某。想不到时隔一年,阮长老对秦某还是印象深刻,一眼就将秦某给认了出来!”

阮经楼自然听出了秦岚话语之中的冷嘲热讽,面色略显凌厉,不过很快便将厉色收敛,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太自然的笑意。

“一眼看到秦副阁主其实我也不敢确认你的身份,毕竟阮某与秦副阁主并不曾打过多少交道,而且秦副阁主你一声不响就消失了一年,不过得到秦副阁主的肯定回答,倒是让阮某有些荣幸,居然没有认错人!秦副阁主,你可知道这一年来修仙界发生了很多事情,如今修仙界所有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恐怕就是秦副阁主你的动向了!不少人都说你之所以会在一年前消失,是因为贪生怕死,害怕与血月组织首领艾丽莎一战!我们仙阁虽然有心为秦副阁主辩驳,但却有心无力,说出去的话根本就没有多少可信度,以至于就是仙阁的名声也跟着有了不小的衰弱。”

“现在好了,既然秦副阁主你回来了,那么就麻烦你给大家一个说法,除了挽回秦副阁主在天下修仙者心目中的形象,也改变一下天下修仙者对仙阁的看法!”

这个说辞,秦岚之前已经在那些外围长老口中听说过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阮经楼居然再次拿这件事来说事。

他眉头微蹙,望了一眼站在阮经楼身后的那名仙阁外围长老,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通过气了,以至于阮经楼知道他不会对他消失的事情做出解释,所以才拿这件事作为突破口。

那名外围长老肯定不知道秦岚心里的想法,不然他肯定会一个劲的叫屈。

他可什么都没说,只是说出了秦岚来到了仙阁的消息。

拿秦岚消失是因为贪生怕死这件事作为说辞,完全就是阮经楼自己的想法。

见到秦岚不说话,阮经楼心中一喜,再次开口说道:“秦副阁主,在站诸人都是仙阁长老,你有话可以明说,你做出一番解释以后我们仙阁也好给天下人一个说法。毕竟一年前那件事没有说法,不管是对你还是对仙阁都不是什么好事,你可要清楚,你乃是我们仙阁副阁主,将来修阁主让位,你就是仙阁阁主!”

阮经楼得势不饶人,咄咄相逼。

一口一句秦副阁主,却根本就无法从他身上看到一丝尊敬。

秦岚脸色略冷,明白阮经楼的意思。

本来就对仙阁副阁主的位置没有兴趣,本来也没有想过要作解释的秦岚自然只能够称了阮经楼的意。

“阮长老,一年前的事情秦某问心无愧。不管天下修仙者认为秦某贪生怕死,还是阮长老以及在座诸位认为秦某贪生怕死,秦某都不会做出任何解释!让然,如果因为秦某,让仙阁名誉受损,那么秦某只能够说一声抱歉,秦某愿意让出仙阁副阁主的位置,离开仙阁,如此做,应该就能够免除那件事对仙阁的影响了吧!不知道诸位仙阁长老,对秦某的做法可觉得满意!”

秦岚突然说出口的那番话,尤其是让出仙阁副阁主的位置离开仙阁的决定,听在仙阁那些长老耳中,让所有人都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落差太大了。

他们千方百计的想要让秦岚离开仙阁,让出仙阁副阁主的位置,以为这件事极有难度。

熟料,秦岚像是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一样,直接就将这件事情提了出来。

效果太明显,难度太小,反倒是让他们心生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夏虫不可语冰。

他们哪里知道在秦岚心中,那个被他们争得头破血流的仙阁副阁主的位置其实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一群井底之蛙,哪里能够知道秦岚心中的想法。

他们当中有些喜欢玩弄阴谋的人,甚至是已经开始揣度秦岚心中的想法,认为秦岚是不是在进行着什么阴谋。

秦岚可不会在意他们心里的各种想法,与仙阁撇清关系,只是他这一次来仙阁想要做的事情之一。

这件事已经挑明,那么是时候说一下另外一件事了。

秦岚神色更加冷肃,视线扫过阮经楼等人,让他们不禁心生一种浓重压迫感。

随后,秦岚便冷笑出声:“诸位,既然你们心心念念想要解决的事情秦某已经帮你们解决,接下来你们是不是应该帮秦某解决一件事情。”

“秦某身为仙阁副阁主,不管一年前突然销声匿迹对仙阁造成了什么影响,只要没有被仙阁驱逐,都还算是仙阁的人!然而诸位却不将秦某当做是仙阁的人,在秦某未曾回归以前,身边的亲朋受到天王宗的欺侮之时,诸位冷眼旁观,不予援手,是何道理?还请诸位长老就这件事情,给秦某一个说法!”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