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风雷蛇

仙船在秦岚的掌控下爆发出了极其惊人的速度,说成是迅若奔雷也不为过。

可就是那让一般劫灭境强者望尘莫及的速度在凶猛兽潮的追击下,却是没有占据半分优势。

秦岚驾驭仙船攻击海兽群企图将海兽群激怒的行动本就无限拉近了仙船和海兽潮之间的距离,这下子,彼此之间的距离更是进一步缩减。

站立在仙船上操纵仙船奔离的秦岚已经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海兽潮涌出的无尽凶戾,那种戾气深入骨髓,让秦岚极其不适应,几乎以为他要被海兽群给同化。

若不是秦岚的意志足够惊人,恐怕已经无法保持清醒,体内真元紊乱,陷入到走火入魔之中。

还能够侥幸保持清醒的秦岚驾驭着仙船保持着极限速度奔离,仙船停滞下来进行了一次攻击以后,已经没有了第二次攻击的能力。

秦岚计算过,仙船停滞下来积蓄能量的那一瞬间,兽潮就能够将仙船给淹没,以攻为守已然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面对疯狂追击而来的海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仙船上的阵法来进行防御。

仙船攻防一体,攻击能够硬悍劫灭境强者,防御自然也能够抵挡劫灭境强者。

而且仙船的防御与攻击不同,不需要停下来积蓄力量,对秦岚而言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秦岚一边驾驭仙船奔离,一边为仙船的防御积蓄力量,两不耽搁,想要在海兽潮追击上来淹没仙船的那一刻将仙船的最强防御展现出来。

作为仙船最强的防御手段,即便是海兽群足够凶猛,抵挡一次海兽群的冲击还是足够的。

仙船与海兽冲击,必定能够尽可能的延缓时间。

达到这种效果,就足够了。

秦岚很清楚他驾驭仙船陷入险境的目的,他要做的不是抗衡海兽,只是拖延时间。

如果沈心鸾等人的行动足够快,他很快就能够脱离险境,所以对秦岚而言,他能够多拖延一段时间就是一段时间。

毕竟他没有后果之忧,退一万步来讲,有四角青蛇的保证在,他至少不会有陨落的风险。

仙船的最强防御用了不怕,他还有大量的强悍手段来与那凶猛的海兽潮硬碰。

所以,刚刚奔离出去不久,秦岚就借助仙船的最强防御力量与海兽潮来了一次足够亲密的接触。

沈家那一众强者还未返回先前的海域搜寻幕后那只强大海兽便听到的那声巨响,就是仙船与海兽潮亲密接触所发出的。

那一刻,所有沈家人的心绪都是往下一沉,就连沈心鸾也不例外。

这么短的时间秦岚就被海兽潮给追上,接下来秦岚的下场可想而知。

对仙船了解的极其透彻的沈家人都很清楚,仙船根本就没有抗衡海兽潮的力量,没有了仙船作为底牌与海兽潮周旋,哪怕秦岚实力强悍到能够力敌劫灭境强者,在海兽潮中也会变成一滩烂泥。

这样一来,海兽潮立刻就会返回支援,届时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心中生出了这种念头的沈家人没能忍住心里对死亡的恐惧,身体齐齐一颤,根本就不需要沈心鸾多言,他们就竭尽所能的冲向了先前那片海域。

在这种紧要关头,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找到躲在幕后操纵兽潮的那只海兽,尽可能的希望秦岚能够坚持下来。

秦岚说的没错,他们和秦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绝不是儿戏。

仙船抖动的幅度更加剧烈,就好像是一座小岛迎来了火山的喷发,巨大的撞击力连秦岚都有些站立不稳。

爆发出了最强大防御力的仙船硬生生的将铺天盖地而来的海兽潮给挡了下来,接连遭受海兽潮的冲击,笼罩着仙船的那层炽盛白光才堪堪消失。

借着海兽被巨大冲击力冲撞的晕头转向的那一刻,秦岚驾驭仙船,再次驶离。

因为撞击力又一次出现了巨大损失的海兽潮停顿了小片刻以后才从冲击余波中反应过来,前赴后继,不顾伤亡,再次朝着仙船追击了过去。

这一次,秦岚驾驭仙船与海兽潮拉开的距离并不远。

海兽潮刚展开追击,几乎就触摸到了仙船的船尾。

凶戾之气如同暴风雨来临以前不断翻涌的黑云,让秦岚那颗心一沉再沉,瞬间跌到了谷底。

他想的还是有些简单了,低估了海兽潮的威力,海兽潮的威力比他想象中还要恐怖的多,凶戾而又暴虐的海兽一旦发起狂来占据着地利优势绝对不像是它们境界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仙船继续奔离,秦岚闪身而出,不到必须要舍弃仙船的时候秦岚绝对不会将仙船给丢掉,暴殄天物不是秦岚喜欢做的事情。

“九剑诀斗字诀!”秦岚口中蓦然发出了一声暴喝,手握神剑大庚,抬手就是一剑。

斗字诀作为九剑诀中最刚猛的一剑,威力绝伦,无物不破,以秦岚的实力一剑斩出,与先前仙船最强一击展露出来的威力可差不了多少。

那一瞬间,海兽潮就被斩出了一片空白,不知道有多少海兽陨落在了秦岚那一剑之下。

趁着这个时候,秦岚身后风雷翼浮现,闪身激射到了仙船之上。

仙船与海兽潮的距离总算是被拉开了一些,只是还没等秦岚心生喜悦,海兽潮就又一次裹挟着风卷残云的势头冲击了上来,刚被拉开的距离便再次被拉近。

“小青,你和那些海兽同为兽类,应该很了解彼此,赶紧想出个主意来缓解一下它们的攻势,否则这艘仙船可就保不住了!九剑诀虽强,可我不能无限次使用,那些海兽却是层出不穷,没个数目!”海兽潮的恐怖不在于其中海兽的强大,而在于其数量的恐怖。

斩之不尽,杀之不绝,哪怕是天梯境强者也不会傻到与兽潮打消耗。

秦岚再次出剑,延缓了海兽潮的追击势头,瞪向自己胸口,四角青蛇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在秦岚胸口看着好戏。

感受到秦岚的目光,四角青蛇的慵懒模样才收敛了一些,学着人的模样对秦岚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膀,示意它也没有办法。

秦岚只得转移目光,面目凝重的望向冲击过来的海兽潮,再次出剑。

一剑斩出,收剑而立,秦岚的面色变得有些沉郁。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岚发现海兽潮的威视再次增强了几分,随着他接连进攻给海兽潮带来了巨大损失,海兽潮的威视居然不减反增。

先前施展九剑诀还能够逼退海兽潮的秦岚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他的攻击对海兽而言威慑力越来越小。

海兽潮再次接近仙船,让秦岚肩头压力陡增,好像一座山岳当头落下。

他眯眼打量着身前的兽潮,总算是发现了兽潮变强的原因。

这个原因让秦岚有些啼笑皆非,敢情他先前的进攻对兽潮产生的作用不是打击居然是过滤,每一次攻击击杀的都是相对弱小的海兽,连番攻击下来,弱小海兽被清缴一空,残存下来的强大海兽重新汇聚成群,威力自然会有所提升。

威势提升了不少的海兽潮对秦岚而言,自然是越来越难以应付。

该死,他居然没有发现这种事情。

照这种规则进行下去,他攻击也不是,防御也不是,难道只能够被海兽潮给吞没不成。

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会有弱小海兽死去,海兽潮的威力会因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升,到最后可能会恐怖到让秦岚觉得颤栗。

毕竟组成海兽潮的海兽实在是太多了,若到最后,海兽潮中的海兽全都是劫灭境实力,恐怕就是天梯境强者也不可能与这等规模的还兽潮交锋,那等悍然的状态已经可以说成是近似天威了。

咧嘴苦涩一笑,秦岚这才发现他到底掺和到了一个怎么样的麻烦当中。

现在他能做的好像只有逃跑,秦岚已经在考虑舍弃仙船,借助四角青蛇的龙威。

只不过秦岚还在挣扎,现在被他掌控的可是一艘仙船啊,若是有了这艘仙船作为他的赶路工具,他想要返回东疆,可能会更加轻易。

虽说仙船对灵石的消耗异常恐怖,但是秦岚可不差钱,他身上所拥有的财富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不是单一的劫灭境强者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了。

“他姥姥的,现在可不是肉疼的时候,仙船固然稀罕,可也要有命去享才是,强行护住仙船,说不得还会将自己陷入险境!”秦岚开口发出了一声咆哮,就要闪身离开仙船。

威力提升了数倍的海兽潮已经接近了船尾,即将把仙船淹没。

熟料,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蕴含着怒意的啸吟陡然炸响在秦岚的耳畔,让秦岚那颗豁出去的心陡然兴起了一些喜悦。

“找到操控兽潮的幕后海兽了?”秦岚惊咦了一声,抬眸望向远处的海域,很快就收回视线,扫射身前汇聚的海兽。

他身前那汇聚如潮即将淹没仙船的海兽形成的浪潮冲击之势截然而止,定格在了海面上。

没过太长时间,定格的海兽形成的浪潮就如同退潮一般开始退散,纷纷沉入海底,仅仅是眨眼的功夫,便一只都不曾剩下。

这一幕,简直就是奇迹,安全和危险瞬间来了一个绝地大颠倒,让已经决定舍弃仙船的秦岚颇有那么一些无法适从那种巨大落差。

秦岚好像也没有时间来适应那种巨大落差了,他视线所及的那片海域中传来的强悍能量波动立刻就吸引了他的心神。

灵识瞬间散开,一瞬间蔓延到极致,将远处那方海域中的一切,尽收眼底。

等到秦岚看清楚那片海域中的战斗双方,口中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呼:“我猜的果然没错,居然真的是风雷蛇!”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