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活着更好

以秦岚的眼界之开阔,自然不会看错。

果然,一眨眼的功夫,霍东和洛飞仙两人就被身后四人拦停。

四名国色天香却是面色冰寒的女子分四方临立,将霍东和洛飞仙两人围拢在中间,四人手中尽皆握着伪仙器,气势凛冽,大有一言不合就对两人动手的意思。

霍东胸膛剧烈起伏,强行提起几分精神,张开双臂挡在洛飞仙身前。

他眼眸冷冽的盯着围拢着他们的四个女人,手中利剑迸射着异常凌厉的剑芒,不愿意让洛飞仙置身险境,沉声道:“飞仙,你不要怕,只要我霍东还没有死在她们四个手中,就一定会和从前一样护你周全!”

霍东自打见洛飞仙的第一眼便已经对洛飞仙倾心,这个出身于东疆大家族霍家的公子哥在那个时候便决定一生一世守护着洛飞仙。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洛飞仙因为洛进山的安排放弃加入东疆五大超级势力之首太昊宗而选择五元宗的时候,他也毅然改变了原来的计划,选择了加入五元宗。

这数年的时间,霍东一直都对洛飞仙照顾有加,就像是他心中所想那样,没有让洛飞仙受到任何伤害。

遗憾的是,这一次以他的能力,好像护不住洛飞仙了。

不过就算是他已经无法护住洛飞仙,他还是会用他的性命来维护他心中默许的誓言。

他只要没有倒下,就会将洛飞仙护在身后。

被霍东张开手臂护着的洛飞仙这个时候身体忍不住用力一颤,她紧咬下唇,不知道应该给予霍东怎么样的回应。

身为东疆五大仙子之一的洛飞仙不傻,她很聪明,这些年来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霍东对她的心意,可是她根本就无法对霍东的心意做出任何回应,因为在霍东之前,便已经有一个人走进了她心里。

即便是她与那个人只不过是数面之缘,进入五元宗以后更是数年不曾见面,可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言语能够说的清楚的。

尤其是男女之事,没有因为,更没有所以。

就好比是洛飞仙,一开始她也不清楚她自己的心,但随着时间推移,随着加入五元宗一年以后那场考核的开始,她没能见到那个人而心生焦虑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初现端倪。

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在明白自己的内心以后,洛飞仙就开始疯狂的找寻那个人的踪迹。

却不料得到消息,不知不觉就已经占据她整颗心的那个年轻人居然在半年前参加了东疆五大超级势力主持的大荒山试炼。

那个时候,洛飞仙是又惊讶又高兴,她洛飞仙看重的男人果然非同一般,加入五元宗半年居然已经拥有了如此辉煌的成绩。

然而还没等洛飞仙高兴多久,大荒山试炼结束以后返回的那些人却带回来了一个让洛飞仙伤心欲绝的消息。

大荒山试炼中五元宗居然一反从前的颓势取得了第一,这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秦岚却因为某些事情陷落在了大荒山之中。

在大荒山关闭的时候没能从大荒山中走出来,基本上和宣布死刑没有两样。

洛飞仙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带着心中的难以置信,前往大荒山足足等了一年的时间才心若死灰的返回五元宗。

她心中的那个人死了,所以洛飞仙的心也随之死了。

这件事在东疆不是什么秘密,洛飞仙更没有刻意去隐藏,所以关注洛飞仙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见到霍东临死之前的诚挚表白仍旧没能换来洛飞仙的心动,嫉妒洛飞仙有霍东这样一个公子哥守护的公孙逐月口中立马就发出了一声嗤笑。

“霍东,看来你的真情告白又要石沉大海了,怎么样,是不是很不甘,临死之前也没能将我们的寒冰仙子打动!”

公孙逐月满脸的嘲讽,冷声道:“付出这么多却得不到回报,你认为值得吗?洛飞仙就有那么好,好到让你这个霍家少爷为其神魂颠倒,你说说我们东疆五大仙子,哪一个比她要差!”

霍东的面色很难看,口中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异常坚决的说道:“不管你们有多出色,在我霍东心中都比不上飞仙,所以不要白费口舌了,想要得到飞仙手中的东西,想要对飞仙动手,就先踏过我霍东的尸体!”

洛飞仙面色惨白,嘴唇咬的更加用力,几乎将皮肉咬破,公孙逐月的话语字字诛心,一字一句都像是锋芒毕露的长剑。

在这种刺激下,洛飞仙很想给予霍东回应,毕竟他们已经是将死之人,可有些话到了嘴边却还是难以说出口,在她心里,数年过去还是有那个人的影子存在。

“飞仙,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就算是我对你的感情你无法接受,我也不会觉得有任何遗憾,能够和你死在一起,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死到临头,霍东仍旧没有忘记观察洛飞仙的情绪,开口柔声安慰道。

见到这种景状,公孙逐月的眼眸中妒火更加浓重,看来她应该是对霍东有某些想法。

她刚准备开口对洛飞仙再度用言语进行攻击,以图心中的快意,四人中那名温婉女子却是蹙眉开口让公孙逐月没有了开口说话的机会。

“霍东,你和寒冰仙子都是和我们同一届飞仙大会进入五大超级势力中的旧人,今日你们虽然落在了我们手中,但念在昔日我们之间那点微薄的情分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交出飞仙剑,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若水,你不能擅自做出这种决定!”萧若水话音一落,公孙逐月就怨毒出声,“你应该清楚,如今的五元宗在东疆是什么处境!”

看上去温婉可人的萧若水脸上寒意突然加重,冷眼望向公孙逐月,寒声说道:“这里的事情我做主便可,容不得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宗门长辈若是怪罪下来,我萧若水一力承担!”

“萧若水,你如果真这样做了,一定会后悔的!”公孙逐月扭曲着面目叫嚣。

萧若水嘴角扬起,讥诮一笑,不屑一顾的说道:“那就不是你可以管的事情了!”

公孙逐月口中发出了一声冷哼,心中愤懑无比,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没办法,谁让萧若水乃是太昊宗真传弟子,以太昊宗的实力萧若水自然比她有话语权,而且萧若水的实力比她也要强悍的多。

“霍东,我的话你可以和寒冰仙子商量商量,我给你时间考虑!”萧若水再次说道。

霍东对萧若水感激的拱了拱手,却是完全没有商量的意思,直接拒绝道:“若水仙子,你的恩情霍东铭记在心,只是飞仙剑不是我和飞仙的私人物品,而是五元宗牺牲了不少弟子才得到的次仙器,你一句话我们就将其交出来,就算是我们能够活着,又有什么颜面去面对五元宗的师门长辈,面对为了飞仙剑身死的同门师兄弟。所以若水仙子无须多说,想要得到飞仙剑,尽管出手就是!”

“霍东,你果然是条汉子,难怪逐月妹妹会为了你妒火横生,不择手段!”四人中那名身段婀娜的女子突然出言赞叹。

萧若水闻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双眸深深的望了一眼霍东和萧若水,无奈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若水下手无情了!逐月,飞燕,如霜,我们动手!”

萧若水一声令下,四人身上一直刻意压制着的狂猛气机直接便爆发了出来。

霍东张开双手,将萧若水四人身上爆发出来的狂猛气机挡下,仰天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连踏空而立都有些困难。

面色难看的洛飞仙顿时转身将霍东搀扶住,神情复杂到了极点,在萧若水四人即将动用法宝进行攻击的时候,陡然开口发出了一声大喝:“萧若水,飞仙剑我可以交,但是你们必须要放过霍东!想要飞仙剑的话,你们就凭本事来拿吧!”

话音一落,洛飞仙猛然将她搀扶着的霍东用力抛向了公孙逐月。

公孙逐月对霍东的心意也是天下皆知,她绝不会伤害霍东。

随后,洛飞仙就扬剑出鞘,悍猛一击。

既然上天无路,那就坠入深海就是,飞仙剑她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

如今的五元宗处境极其不好,如果被其他四大超级势力得到次仙器飞仙剑,对五元宗而言必定是雪上加霜,身为五元宗弟子,洛飞仙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她已经做好了打算,五元宗既然得不到飞仙剑,那么就让飞仙剑和她一起沉入深海。

可熟料就在这个时候,一艘仙船却是乘风破浪而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六人身下的海面,下一刻一道流光穿透甲板,笔直腾空。

已经决定以极其惨烈的方式和飞仙剑玉石俱焚的洛飞仙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一头就撞向了那道流光。

在萧若水四人惊愕,霍东悲痛的目光下,洛飞仙与那道流光撞了一个正着。

已经决心赴死的洛飞仙只觉得一股撩动人心的气息从她身体各处钻入她内心深处,下一刻,就感觉到了一个足够结实足够温暖的胸膛。

与此同时,一道略带玩味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邪魅而动人心魄。

“身为东疆五大仙子之一的洛小姐若是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死在了海域,对东疆修仙界来说,岂不是有些可惜!与死亡相比,我觉得还是活着更好!”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