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闫虎战败

天穹上临空而立的封无天心中悚然一惊,面色勃然大变。

在秦岚那一剑斩出的时候,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淡然姿态,有些仓促的对着秦岚和闫虎两人所在的战圈挥动他的双手。

一道道天梯境强者才有的悍然真元凭空落下,与阵法屏障彻底融合在一起,封无天这时才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

这两个小子,真是好样的,破除了他布下的六级防御阵法还不算,现在竟然还想要将他布下的七级防御阵发也给拆了。

简直是岂有此理,他布下的七级防御阵发若是被他们的战斗余波给破除了,让他那张老脸往哪搁。

从今往后,他言说自己的阵王身份,恐怕会有些脸红。

好在他及时的发现了两人战斗余波的强悍,第一时间对那座防御阵法进行了加持,不然两人这次碰撞之后,估摸着又该完全暴露在众人身前了。

秦岚目绽神光,锐利如剑,整个人都好像是变成了一把锋芒毕露的神剑。

拔剑诀蓄势已久,顷刻间酝酿的势头蜂拥而出,长剑一出鞘就是剑身极限五尺,足以让人生出斩天裂地的错觉。

他的那一剑连天地都能够斩破,何况是区区一名劫灭境强者。

哪怕那名劫灭境强者战力逆天,施展了腾龙战体以后,已经能够在劫灭这个修为层次中横扫,可谁让他偏偏就遇到了秦岚这么一个妖孽。

那一刻,剑光一瞬千里,宣泄而出,如同大河决堤,又好像银河倒挂。

冲撞上来的闫虎径直就和那道剑光撞击到了一起。

剑光和闫虎戛然而止,僵持在半空中,剑光的宣泄与腾龙的冲撞好似两颗从天穹降落碰撞到了一起的陨星。

不是没有声响,那种声势已经超过了人耳所能捕捉的极限,就算是修仙者,没有刻意去聆听,也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那一刻,封无天先知先觉的一幕出现。

两人僵持的核心,作为空间碎裂的起点,阵道之中的那片空间碎裂开来,眨眼的功夫就形成了一张巨大的蛛网。

蛛网之中的纹路随着两人的僵持不断的增加,其中裂纹越来越多,让那片空间貌似不久之后会被完全粉碎,成为一方摄人心魄的黑洞。

黑洞核心,是两种僵持在一起的光芒,那两种光芒交汇在一起,在黑洞的衬托下,显得直欲刺瞎人的眼眸。

让观战的那些人都不敢再看战场,只能够凭借听觉来感受战斗情况。

他们听到了闫虎的嘲弄:“好小子,想不到你这一剑居然还有此等蹊跷,蓄势越久,威力越强,还好我没有在你的束缚中停留太久,不然这一剑的威力恐怕会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闫虎的声音从光团之中传出,带着一些不容忽视的侥幸:“可惜了,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增加这一剑的火候了,你的败亡在你与我这一战开始之时,就已经注定!你的剑光就算是能够暂时的和我的气血之力僵持在一起,但是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吧!剑光犹有尽时,我的气血之力却是无穷无尽,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这一剑剑势散尽,你还能不能与我抗衡!”

秦岚面色微沉,眸子中似有遗憾出现。

闫虎说的没错,他这一剑到底还差了一些火候,蓄势的时间没能达到预期,没有直接碾压闫虎的能力。

他凭借着这一剑虽然能够短暂的抗衡闫虎,但却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比消耗,拔剑诀绝不会是闫虎腾龙战体的对手。

也就是说,他如果没有其他手段,必定会被闫虎击败,然后死在闫虎手里。

秦岚,除了唤出四角青蛇,凝聚青龙战铠,还有其他手段么?

“闫虎,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腾龙战体固然强大,让人望而生畏,可不管多强,都只是一门让修仙者拥有修武者那般强横体魄的神通,你看似的毫无破绽,其实是漏洞百出。”

秦岚眸子中的遗憾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容不迫:“本来我还想拿你来当我的磨刀石,替我磨练自身,哪知你却不肯老老实实的来当那块磨刀石,既然如此,我也就没必要再做隐藏了!”

闫虎面色一变,心中陡然一惊,与秦岚交手了这么长时间,他很清楚秦岚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秦岚这样说一定有这样说的原因。

秦岚与闫虎对视,嘴角扬起,露出了一缕平淡的笑意:“之前我与铁家继承人铁胤的一战你不会不知道吧,铁胤施展了石化秘术,我明明已经中招,可最后失败的却是铁胤!这一点,你难道就不觉得蹊跷吗?”

闫虎面色再变,想到了先前那一幕,讶然失声:“什么!”

秦岚脸上笑意不减,神情与先前相比却是越发平淡:“铁胤所经历的接下来你都要经历,不需要迫不及待的询问!”

说完这话,不等闫虎反应,秦岚的眼眸之中就泛起了一阵金芒,金光涌动,密布秦岚双眼,让秦岚看上去多出了一种不寻常的味道。

破妄之眼施展而出,这一次秦岚不是为了寻找闫虎的破绽,而是为了破妄之眼附带的灵魂神通。

“摄魂震魄!”

秦岚口中这时才发出了一声轻吼,眸子中的金光翻涌如同惊天巨浪,一股直接针对灵魂的力量从秦岚的眼眸之中荡起。

他的金色双眸直逼闫虎,那一瞬间,闫虎也不知道为何居然发出了一声惨嚎,双手抱头,从虚空中往下跌落。

腾龙战体不管多强,增幅的都是闫虎的体魄,闫虎的灵魂一如之前。

灵魂力,秦岚可是远超一般修仙者。

秦岚动用破妄之眼,凝聚灵魂力施展摄魂震魄,闫虎就算是施展了腾龙战体,也是避无可避,挡无可挡,被那种深入灵魂的攻击击中。

那一刻,闫虎的魂魄在摄魂震魄这一灵魂攻击之中,必定被震荡的格外惨烈。

以闫虎的令狐,哪怕是不会被秦岚直接将魂魄震碎,也一定遭受了极大的创伤。

灵魂受创的闫虎哪里还有心思顾忌秦岚的拔剑诀斩出来的那道剑光,直接就放弃了与秦岚的争锋,秦岚斩出的那道剑光自然而然的就失去了抵挡。

没了抵挡的剑光瞬间击中闫虎的身体,哪怕是闫虎施展了腾龙战体,硬挨了秦岚蓄势已久的拔剑一击,体魄也遭受了重创。

他身体上凸起的青筋散发出来的光芒霎时间偃旗息鼓,没有了动静,腾龙战体为他增幅的强盛气血之力也在顷刻之间瓦解在了无形之中。

一场惊天对峙,就以这种重重拿起,轻轻放下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眼眸。

阵法空间中破碎的空间很快就被天地伟力修复,秦岚和闫虎两人同时暴露在观战人群的视线中。

看到阵法空间中那交战的两人一趴一立,所有人心里都忍不住生出了一阵惊疑。

“先前那光芒对峙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闫虎怎么会败?”

“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实力当真就有这么强悍,连施展腾龙战体的闫虎都给击败了!”

“不愧是修仙盛世来临以后的东域天骄盛会,随意杀出来的一匹黑马竟然就有如此强悍的战力,还真是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些不可思议!”

……

秦岚长身而立,站在闫虎身前。

被秦岚破除了腾龙战体自虚空跌落的闫虎双目无神的躺倒在地,他身上的伤势并不致命,腾龙战体将秦岚那一剑的威力消泯了九成,剩余的一成还不至于能够击杀闫虎。

可此时,闫虎身上却是弥漫着阵阵死气,显然,施展了腾龙战体还是败在秦岚手上,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只是事实就摆在他面前,不管多么难以接受,他都不得不接受。

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哪有那么多的理由和借口。

不过,闫虎还是无法释然,无神的眼眸不带任何光彩的望着秦岚问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一门心思的想要杀你,若是被我取胜,你必死无疑。现在,胜利的人是你,你为何不动手?”

秦岚望着闫虎,明明是居高临下却没有任何居高临下的蔑视,他面容沉肃,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为什么要杀你?”

闫虎呼吸一滞,继而自嘲一笑,没有说话。

秦岚仍旧是望着闫虎,心中思绪清晰,修仙界将有大劫,闫虎这种人可是抵抗大劫的最佳战斗力,死亡任何一个都是莫大损失。

如闫虎这种人,只要不冒犯秦岚的底线,秦岚实在是对他们下不去杀手。

至于闫虎的报复,秦岚一点都不担心,这和他杀不杀闫虎无关,他如今毕竟是孑然一身,没有后顾之忧。

而日后闫虎成长起来的报复,秦岚也是不甚在意,自秦岚踏上仙途以来,还真没有哪个被他战胜的人能够逆天翻转,拥有将其击败的实力。

通常,那些被他击败的天骄,与他之间的差距只会是越来越大!

看到闫虎身上从内而外显露出来的颓然,感受到闫虎的心如死灰,秦岚眸子不禁微微一亮:“闫虎,其实真说起来你我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生死大仇,我和你之间的冲突从你那弟弟闫龙开始,如今闫龙已经放下了我们之间的过节,你为何还不能放下我们之间的矛盾?说真的,我挺看不起你的,你之前不是还很张狂霸道么?怎么,被我击败以后,就没有了爬起来的斗志了?你先前说你不会再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依我来看,你不是不会跌倒,而是没有机会跌倒,毕竟你跌倒以后就没有爬起来的能力了!”

说完这番嘲弄的话语,秦岚转身就走,好像不屑与闫虎待在一起。

满身颓败,心如死灰的闫虎听到秦岚的话语,看到秦岚的举动,双拳猛然握紧,丢掉的斗志被他狠狠的捡起,他遥望向秦岚已经走远的背影,蓦然扯起嗓子大喊:“秦岚,你等着,我一定会将你击败,洗刷我今日的耻辱!”

秦岚脚步微顿,而后迅速加快,嘴角的笑意柔和而明显。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