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雷震战鬼牙

评判席上坐着的雷破面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如同暴风雨将至,很快就是电闪雷鸣。

若不是身边的苍狼一直都能让雷破感觉到极大的压迫力,他早就已经悍然出手,将鬼牙击杀,这可是他这三十年来一直隐藏着的一个秘密。

雷震的面色这个时候也变得有些阴沉,他怒视鬼牙,仍旧不肯相信鬼牙的言辞,开口便是一声高呼。

“不可能!”

雷震实在是无法相信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教导他做人要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雷破曾经居然犯下过这等血腥恶行,若不是因为鬼牙言辞之中恨意滔天,面颊两侧还有血泪落下,他怕是已经悍然对鬼牙出手。

雷破不管对他的教导多么严苛,在雷震心中都是那个值得尊敬的师尊,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对他的师尊有丝毫的不敬以及冒犯。

“可不可能你不需要朝我高呼,我所说的这些事情是真是假你完全可以找你师尊雷破验证,你想要知道真相,我给你的无非就是一个真相!”鬼牙伸手抹掉眼角流出的血泪,声音森寒刺骨。

说出了多年来藏匿在心中的秘密,鬼牙心里总算是觉得好受了一些,他只觉得心中畅快,哪怕是现在去死也没有了太多遗憾。

只不过还是有些可惜,他还没有实力为鬼眼一族死去的族人报仇,以他现在所拥有的实力还不是雷破的对手。

所以,鬼牙很清楚他现在还不能死。

他这一次之所以会隐藏身份前来参加东域天骄盛会,就是为了揭露三十年前发生在中州东域最大的一桩血案的真相。

当然,如果可以顺带着为当初的惨案收回一些利息他也乐意去做。

若是他还能够在这一次的东域天骄盛会上取得不错的名次,拥有参与中州天骄盛会的资格,拼上一把,夺取进入大夏皇朝接受培养的机会,那就更好了。

他很清楚雷破的身份,也很清楚天罡殿的底蕴,以天罡殿所拥有的实力,他想要对付雷破,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参加中州天骄盛会,进入前十,接受大夏皇朝的全力培养。

只有这样,将来他才能够成为大夏皇朝之中的王侯,在修仙界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才能够为鬼眼一族三十年前死去的所有族人报仇。

“雷震,我看的出来,你和你师尊雷破不一样。不过父债子偿,雷破是你的师尊,是我的灭族仇人,我目前动不了你的师尊,那就只能够先动你讨回一点利息了!来吧,出手,让我看一看你这东域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实力!”鬼牙脸上骇人的刀疤一阵颤动,凶戾之气狂涌而出,杀机惊人。

透过雷震的反应,鬼牙就知道雷震在当年的事情上是绝对无辜的。

对雷震这种品性磊落的人,以往的鬼牙一族族人只会对其心怀敬重,不会对其心生任何恶意,可现如今,鬼牙一族除了老祖唯一幸存下来的族人鬼牙却是必须要化身杀神。

不管雷震是什么样的人,他都必须要击杀雷震,为鬼牙一族的族人报仇。

只不过现在的雷震仍旧沉浸在鬼牙讲述的真相中难以自拔,他依然无法接受这个血腥残忍的事实,无论是站在感性的角度还是理性的角度。

与那些旁观者不同,旁观者很容易就能够辨别鬼牙言语的真假,鬼牙现身揭露出来的这个事实绝对不会是他编造的谎言。

雷破的反应,鬼牙的恳切,都足以说明一切。

让那群观战的修仙者不禁频频将视线投向雷破,或是惶恐,或是指责,或是惊疑。

仅此而已。

最多,也就是让那些人心头生出一些还算浓重的危机感,雷破能够率领强者为了鬼眼一族的鬼眼阵图屠戮整个鬼眼一族,难保不会为了其他东西屠戮另外的族群。

那些人再没有更多的动作,他们只是在适应着十年前震惊了整个中州东域的鬼眼一族灭族血案竟然是站到了东域诸多势力绝巅的天罡殿所为的这一真相。

修仙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强者可以主宰一切,支配一切。弱者逆来顺受惯了,久而久之就会忘记如何反抗。

正是这种来源于弱者的逆来顺受,正不断的消泯着修仙界那些修仙者的人性,助长着他们的兽念。

这对于弱者而言,是最直接也是最本能的反应。

对于强者而言,在这件事的感官上就格外不同了。

比如说飞虹宗宗主东方璃,飞虹宗与天罡殿同为东域八星势力,这两大势力表面看上去的倒是没有什么争斗,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摩擦不断。

飞虹宗若是能够抓住这个机会,那就一定能够压上天罡殿一头,让天罡殿如日中天的势头当头罩上一片阴云。

毕竟,被雷破率领强者灭掉的鬼眼一族也不是什么小势力,至少达到了四星超级势力程度,天罡殿擅自屠灭四星超级势力一事一旦传播出去,就会对天罡殿造成极为巨大的打击。

久而久之,飞虹宗就能够彻底将天罡殿踩在脚下,成为中州八星超级势力中排名最为靠前的那几个。

在这件事上,苍狼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如他这等实力,人命在他手中可谓是如同草芥。

这件事涉及到的一些东西只要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他心头只怕是涟漪都不会生起一缕。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强者都是这种漠视一切的态度。

作为这一次东域天骄盛会的裁判,同时也是这一次东域天骄盛会主持的封无天眼中便出现了一些厉色,他居高临下,望向雷破,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

他实在是没想到,三十年前中州东域鬼眼一族被灭门的血案竟然是雷破率领天罡殿强者所为。

鬼眼一族生性温和,与世无争,因为族内的至宝鬼眼阵图,属于精研阵道的强族。

同样修炼阵道,并且身为东域阵王的封无天自然经常光临鬼眼一族,与鬼眼一族族长切磋交流,他与鬼眼一族其实可以称得上有几分交情。

出于这些交情,鬼眼一族族长就曾经明说过,封无天的阵道造诣若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再做提升,就只能观摩他们鬼眼一族的镇族之宝鬼眼阵图。

那时,封无天直接便想要借鉴阵图,不料鬼眼阵图却是在鬼眼一族的老祖手中,鬼眼一族老祖已经很长时间未在族内。

怀着遗憾,封无天离开了鬼眼一族,等他再次回返的时候,没想到鬼眼一族就已经成了过去。

要不是他在鬼眼一族破坏掉的族地之中发现了有鬼眼一族族人生还的痕迹,他恐怕会以为鬼眼一族除了那个老祖,已然全部灭族。

所以,他先前遇到秦岚,发现他看不透秦岚的命运轨迹,才会将秦岚的身份朝着鬼眼一族上想,觉得秦岚肯定就是三十年前鬼眼一族侥幸生还的那个小子。

如若不然,在东域,除了鬼眼一族那名来无影去无踪的老祖,还有谁能够遮掩一个人的命运轨迹,让他们这些绝巅天梯境强者都看不透。

毕竟能够遮蔽一个人命运轨迹的人,除了需要高绝的实力,还要有逆天的手段,鬼眼一族那名老祖身怀鬼眼阵图,自然是拥有这等手段的。

哪知,他的猜测竟然错了。

三十年前从鬼眼一族族地生还的那个小子居然不是秦岚,而是一直不声不响,默默挤入天骄盛会前十的那个刀疤年轻人——鬼牙!

这错误的猜测连堂堂东域阵王封无天心中都是一惊,鬼眼一族的幸存者是鬼牙,那命运轨迹被遮盖了的秦岚又是谁?

封无天惆怅无比,用力的揪扯着他的头发,视线不断的在鬼牙和秦岚身上便宜。

良久之后,封无天摇了摇头,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

他无视了秦岚,将先前对秦岚的心思全都放到了鬼牙身上,接连针对秦岚布局,让秦岚和凌家结下大仇,他心中是一句抱歉都没有。

鬼牙杀机凛然的面对着雷震,虽然心头恨意滔天,但是却并没有失去做人的底线。

雷震沉浸在先前他讲述的事实中难以自拔,对鬼牙而言是一个绝好的出手机会,可他却一直在压抑着杀机,不曾对雷震出手。

直到雷震从那种颓然状态中脱离出来,鬼牙身上的杀机才再次暴涨,喝声如雷:“雷震,这是你最后出手的机会。你若是仍旧以这种状态面对我,那就休要怪我出手无情!”

伪仙器鬼头刀在鬼牙抖手之间,出现在他的手中。

明明只是一把伪仙器,不知道为何,在这个时候被鬼牙握住,却是弥散出了一阵阵足以与次仙器媲美的气息。

鬼头刀上黑气萦绕,与鬼牙心头的杀机契合,其上又冒出了阵阵红光。

那些红光映入修仙者的双目,让修仙者会觉得不寒而栗,好像灵魂都是一阵颤抖。

雷震这时终于在鬼牙身上散发出来的迫人气息下惊醒,他精气神一阵,从先前的状态中脱离,尽管看上去还有那么一些精神萎靡,却不在和之前那样让鬼牙觉得挥手便可将其击杀。

而且,那种孱弱感与雷震在时间的推移下不断背离,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雷震的气势便已经恢复如初。

势如长虹,似日中天。

在鬼牙阴诡视线的注视下,雷震的右手轻轻握紧,虚空中天地灵气汇聚,陡然凝练成罡,不消雷震催动,便在雷震手中出现了一把罡气长剑。

罡气凝聚出来的那把长剑之上弥散着阵阵次仙器才能够拥有的威压,威压之强盛,与鬼牙手中握着的鬼头刀竟然不遑多让。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