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仙剑扶桑

秦岚的忧心并不是毫无道理,以夏桀身处的高度,即便是落败,也不可能如此无声无息。

尤其是先前夏桀脸上那副从容姿态,更让人觉得他的落败有些蹊跷,就好像他看上去失败了,实际上却并没有失败一样。

哪怕夏桀被碎石掩埋以后,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

山谷所在的区域,没有道韵散发出来的刺目光芒,也没有规则之力凝聚而成的十根天柱,好像夏桀被一击致命,身死道消了一般。

突然,秦岚蹙起的眉目悄然纠集到了一起。

他那望向夏桀被掩埋之地的双眼骤然瞪大,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小心!”

一声暴喝自秦岚口中发出,便在这时,一股狂暴的力量轰然自碎石堆中涌起,狂暴的力量几乎将堆积成山的碎石全部碾压成了齑粉,一些不曾被碾压成齑粉的碎石也被高高的抛出。

最普通的石头化作的碎石狂暴飞出,竟像是被赋予了无匹神力,每一块石头上都附带着足以撕裂虚空的强悍力量。

哪怕是劫灭境强者被石块击中,也有立时身死道消的风险,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侥幸。就算是天梯境强者被随时击中,猝不及防之下也有被击穿体魄的风险。

那些巨石,飞出的方向整齐划一,全都涌向了白鹤尊者等天梯境强者。

索性秦岚发现碎石堆中的异状及时,提醒的十分到位,白鹤尊者的反应又着实不错,才让那些天梯境强者免除了遭受重创的风险。

白鹤尊者第一时间抬手掐诀,光芒巨人接到白鹤尊者的命令,身体快速横移,以光芒巨人那庞大的身躯,想要挡住巨石轻而易举,而那些巨石想要穿透光芒巨人的身体,却是难如登天。

待得那些碎石与光芒巨人的身体接触,全都化作了齑粉,漫天石粉落下的时候,夏桀的身影才暴露出来。

堂堂大夏皇朝皇主夏桀,这时看上去竟然分外的狼狈,要不是他脸上仍旧从容如初,没有任何异样情绪涌出,只怕是会让人极其担心他的安危。

他不是光芒巨人的对手,就算是再次站起来,也仍旧会被光芒巨人给击败。

然而事实不然,即便是夏桀的衣衫破烂,满身灰尘,嘴角更是有着一抹殷红的血迹,看上去却是沉寂的无比吓人。

尤其是他抬手擦拭嘴角鲜血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何,让秦岚生出了一种想要飞身逃离的感觉。

若不是夏桀除了擦拭嘴角的鲜血之外并无其他动作,秦岚指不定就已经唤出了风雷双翼。

饶是如此,秦岚手心还是狠狠的捏了一把汗,不知道为何,秦岚觉得此时的夏桀异常危险,哪怕是有万灭法阵形成的光芒巨人挡在身前,也依然会让他对夏桀畏之如虎。

他提起了一分心思,随时都准备唤出风雷双翼,将白鹤尊者等人收回到小天地之中,从山谷里面逃离出去。

哪怕是有这样的打算,秦岚还是觉得有些不太保险,他心念一动,手中就出现了一枚青色物什。

握住了那枚青色物什,他才觉得心中稍安,总算是觉得踏实了一些,颤动的心神也终于稳定了下来。

“小子,你这万灭法阵应该达到了仙阵级别吧!本皇以身试阵,居然会被你那万灭法阵击伤,足以见得你那万灭法阵的不同凡响,看来你身上拥有的好东西当真是比本皇意料之中还多,如此说来,那就更不能让你离开了!”夏桀放下了擦拭鲜血的那只手,望着秦岚异常沉着的说道。

主辱臣死,验证了万灭法阵威力的白鹤尊者对秦岚已经有几分归心。

闻听夏桀的言辞,秦岚还没有如何,仗着万灭法阵强大威力的白鹤尊者便已经冷喝出声:“夏桀,你与本尊虽然不曾打过照面,但是本尊也知道你乃是大夏皇朝之主!你以为你这个大夏皇朝之主在我等面前有威慑力么,你还是不要说大话了吧!连本尊身前这光芒巨人的一击都接不下,竟然还妄言将秦……秦公子给留下来!”

白鹤尊者似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秦岚,又不愿意称呼秦岚为主子,只得临时改变称呼,称秦岚为公子。

他一动怒,受他控制的光芒巨人随之动怒,光芒巨人一怒,整座山谷之中都是一阵狂风大作。

万灭法阵凝聚出来的光芒巨人所拥有的威势隐约之间有些超越了凡境,哪怕是凡境最为巅峰的力量在光芒巨人面前都是不堪一击,除非是达到了仙境的力量才能够让光芒巨人俯首。

夏桀顶着光芒巨人的怒火,深深的看了一眼白鹤尊者,那一眼望去,哪怕是有光芒巨人作为凭靠,白鹤尊者还是忍不住通体生寒,没有了半分抗衡夏桀的底气。

这一幕着实是有些诡异,夏桀毕竟还是之前的夏桀,身上毫无变化,但一言一行之间却是恍若天威。

就算夏桀没有说话,仅仅是一瞪眼暴露出来的威势,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好像在他眼中,白鹤尊者已然是一个死人。

这一幕也被秦岚看在眼里,秦岚感觉到的压力越发巨大,口中发出了一声冷哼,将沉浸在夏桀威压下的白鹤尊者唤醒,与夏桀对视了一眼。

夏桀倏然扬起嘴角,身上皇者威严展露无遗,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息足以让任何人臣服,霸道到了极点,狂傲的没有边际。

他很认真的看着秦岚,那目光让秦岚只觉得后背一阵发毛:“小家伙,本皇再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你究竟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你可要慎重考虑本皇的言语了,你的一句生死足以真正决定你的生死!”

夏桀好像一名掌控了天地万物生杀大权的皇者,此时此刻才像是真正的大夏皇朝之主,修仙界之主。

可惜秦岚却从来都不会对强权屈服,他微微一笑,便是回绝到:“只怕是答案仍旧要让你失望了,秦某这辈子没有臣服他人,做人走狗的习惯!同样也没有束手待毙,坐等死亡的习惯!白鹤前辈,动手,这一次不需要再留手!”

被夏桀一道目光震慑住了的白鹤尊者被秦岚的冷哼唤醒以后便心生愤怒,觉得脸面上有些过不去,想要再次对夏桀出手,这个时候闻听秦岚的命令,哪还有半分迟疑。

光芒巨人瞬间踏出了一步,一步迈出,便是百丈,那只巨大的光脚就那样悍然落下,根本就不留任何的情面。

夏桀见状,脸上说不吃是失望还是愤怒,让人看不出悲喜,只是发出了一声呢喃,似乎对秦岚的选择早有预料。

“既然你不识好歹,一门心思的要和本皇作对,那么本皇就留你不得了!你就带着你那一身的秘密,去往九泉之下吧!”

夏桀眉目横飞,凌厉的好像是一把神剑,他斜睥了一眼身前的那尊光芒巨人,完全无视了光芒巨人落下的那只巨脚,口中发出了一声震耳的巨喝:“剑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夏桀,听到夏桀口中发出的两个字,尽皆觉得愕然,有人甚至是在揣度夏桀是不是不甘心失败的来临,变得有些痴傻。

唯独秦岚心中生出的那种发毛的感觉好像是陡然炸开了一样,他一身寒毛根根竖起,变得好似一只刺猬,鸡皮疙瘩不受控制的攀上了他的身体。

一股惊人的锋芒之气凭空而现,让秦岚丹田之中的神剑大庚不禁发出了一阵阵低沉的哀鸣,哀鸣伴随着震颤,似乎是有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即将出现,将神剑大庚给吓到了一般。

连秦岚丹田之中的神剑大庚都是如此,何谈是山谷附近的围观之人。

但凡是围观之人当中以剑器作为法宝的修仙者,同时感觉到了自己丹田之中所孕养的剑器的哀鸣和颤抖,他们的剑器像是受到了异常恐怖的惊吓。

就在这个时候,夏桀头顶虚空,一道银白光芒凭空出现,好像是破空而来一般,无视了规则的束缚。

那道白光径直穿过光芒巨人踏下的那只脚,光芒巨人即便是强大到了一种让凡境之人不知道应该如何抗衡的程度,在那道银白光芒的穿透下,还是显得有些不堪一击。

银色光芒一穿透光芒巨人的那只脚,那只脚便轰然炸开,根本就没能落到夏桀身上。

随即,一声嘹亮的剑吟凭空而生,如同一尊剑中王者的长啸,剑啸声中,一把通体银白的长剑忽然悬浮到了夏桀身前。

先前的剑吟乃是剑中王者的长啸,那么发出剑吟的那把长剑自然就是剑中王者无疑。

修仙界剑器千千万,遇到那声剑吟也得俯首称臣。

秦岚等以剑器作为武器的修仙者,同时感觉到了丹田之中的剑气颤抖的越发剧烈,在那声剑吟响起之时,甚至是连颤抖都忘了,锋芒尽失,只能俯首称臣。

若他们动用剑器与那把堪称是剑中王者的银白长剑的主人对战,只怕是一身战力发挥不出三成,让他们不得不暗自心惊,连声在心中讶异,修仙界中居然还有这等恐怖的剑器。

若是执掌那等剑器,一身实力怕是能够成倍提升,他们纷纷将艳羡的目光投向了大夏皇朝皇主夏桀,感叹起了夏桀所拥有的底蕴。

没办法,剑器停身在夏桀身前,联系夏桀先前的那一声无稽暴喝,这些人哪里还能不明白那把剑器的主人就是夏桀。

哪怕是秦岚,心神都是微微一凛,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把好似剑中君主的银白长剑。

在等级分明的法宝之中,能够让次仙器都为之颤抖俯首,那把银白长剑的身份已经是呼之欲出。

“仙器!”

秦岚口中吐出的两个字在这个时候无疑又是一声闷哼,在所有人心头都炸起了一层涟漪,唯独夏桀面上毫无反应。

只不过在他将视线投向那把银白长剑的时候,脸上出现了一些柔和之色,他轻声言语,再无半分傲气,好像是在对待他的老情人:“扶桑,好久不见,经过了数千年孕养,你果然又一次恢复到了全盛之时的锋芒。有你在侧,这天下虽大,本皇又有何惧!只可惜……”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