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赌斗开始

翌日清早,九盘山战鼓擂动,满城上下,惊雷阵阵。

秦岚十人在擂动的战鼓声中,由七星宗强者带领,一脸肃杀的赶往九盘城中央广场。

那里,才是七星域和三大妖兽疆域定下的那场赌斗真正开始的地方。

等他们抵达之时,中央广场附近已经是人山人海,两族各大小势力早已就位,三大妖兽疆域之中的王族,七星宗高层尽皆高坐在广场之上。

七星宗宗主徐佑一脸没事人的模样,似乎他和秦岚等十名天骄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让人看不出任何异常。

甚至于在聂翔带着秦岚等人走上广场以后,徐佑还对着秦岚等人点头微笑示意,看的秦岚身边那些绝世天骄心里一阵浮动。

可是感受到身前聂翔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他们又只能将心里的窝火隐去,跟着聂翔亦步亦趋的登上广场中间那方高台,故作平静的等待着来自命运的审判。

七星宗太强大了,他们几个小小的金仙根本就拗不过七星宗,他们只要有所异动,受到牵连的就不仅是他们自己,还有他们的亲朋好友。

与其妄动为亲朋好友带来祸患,还不如任凭七星宗摆布,就算是在赌斗之中战死,起码也能够得到一个英雄的称号。

不说百世流芳,至少能够为家族挣得徐佑许诺的好处。

便在这种考虑下,站在秦岚身侧的那些绝世天骄都选择了忍气吞声。

这时,广场东面高坐的三大妖兽王族之中的某一个突然站起身来,满目轻蔑的扫了一眼秦岚等人:“我说徐佑啊,这场赌斗你们就算是明知必败,也不能派一些绣花枕头过来送死啊!瞧瞧这些人,一个个真是弱的可以,这不会就是你们七星域年轻一辈人中的最强者吧!还真是叫人失望啊,看来你们七星域已经后继无人,注定要被我们妖兽一族彻底征服!”

说话之人牛头人身,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完全不将七星域人族放在眼里,就仿佛妖兽一族已经踏破了七星域山河,将七星域完全掌控在了手中一般。

秦岚望着那人,目露疑惑之色。

站在秦岚身侧的聂翔见状,小声介绍道:“说话之人名叫莽扬,三大妖兽疆域之中最强大的莽牛疆域王者,同时也是三大王族之中莽牛王族的族长,他实力惊人,不容小觑,达到了仙圣境极致。三大妖兽疆域之中将修为突破到了仙尊境的就是莽牛一族上任族长,也是这个莽扬的爷爷!正是因为他爷爷成就了仙尊,他在三大妖兽疆域之中的号召力也才达到一种空前绝后的程度,现在的三大妖兽疆域,基本上就是以他为主,他决定了的事情只要不是太过离谱都会作数!”

秦岚点了点头,将莽扬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暗道莽扬在那三大妖兽疆域之中的地位应该与七星宗宗主徐佑相当。

他刚刚才想到徐佑,便听到广场西面响起了一声冷哼,七星宗宗主徐佑是在场众人中唯一一个有资格和莽扬直接对话的人:“莽扬,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没想到你带领三大妖兽疆域与我七星域相争,年年开战,年年失败,一身锐气非但没有被磨平,反倒是越来越强盛,说出这种答话,难道你就不怕丢脸吗?告诉你,我七星域人族与你妖兽一族的争斗不是靠一张嘴就能够获胜的,想要征服七星域,那就拿出你们的实力,先赢了这场赌斗再说吧!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这场赌斗若是你们输了,那就立刻滚出七星域,老老实实的待上五百年光景!”

莽扬的面色顿时难看了下来,论起口舌之争,万族之中恐怕没有那个种族能比得过人族,莽扬自然不是徐佑的对手。

他一拍身侧的桌案,将桌案震成了一地齑粉,双眼几乎冒火的瞪向了徐佑:“徐佑,你就死鸭子上架,嘴硬吧!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还能嘴硬到何时,前几日我妖兽一族儿郎展露实力,我就不信你没有看到。”

徐佑扬起嘴角,极尽嘲讽的反问道:“怎么,你们妖兽一族出战的儿郎很强么,难道有人的资质达到了妖孽级别,能够力战玄仙?要真是这样,那只能说你们隐藏的够深,徐某可是看的很仔细啊,他们不同样是金仙境极致的战力么?莽扬,你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我人族出战的十人实力可也不弱,他们同样是金仙初期修为,金仙极致战力。这一场赌斗,鹿死谁手,可还未见分晓!”

“那好,既然你还不肯认输,那就直接开始赌斗吧!我妖兽一族热血儿郎就将你派出的这群绣花枕头给活撕了了事,正好拿来祭我妖兽一族大旗!”莽扬开口喝道。

“如你所愿!”徐佑寒声回应。

莽扬拍了拍手,一屁股坐到了妖兽一族强者重新搬来的椅子上。

在他的命令下,十名生的怪模怪样的妖兽一族天骄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从妖兽聚拢的人群之中迈步而出,步伐铿锵有力的走上了广场正中的那座高台。

妖兽一族参与赌斗的天骄出面,光凭气势,就压了人族十名天骄不止一头。

人族参战的十名天骄在看到那十名妖兽天骄以后,就自发的将脑袋给低下,除了秦岚和卢让,其他人都有些底气不足。

看到这一幕,莽扬口中更是发出了一声猖狂大笑,完全不在乎人族感受的吩咐道:“接下来的赌斗你们不需要手下留情,能下杀手就下杀手,若是你们的战果足够辉煌,这一次赌斗过后,你们都将受到本王的大力封赏!”

妖兽一族十名儿郎同时应声,好似惊雷:“是!”

那惊人的气势更对人族参战的十名天骄造成了极大的压迫,有些人还能够站在高台上,几乎是梗着脖子。

这一幕景状映入徐佑眼帘,自然是让徐佑气的快要吐血,一声蕴满了杀机的冷哼几乎是在人族十名天骄耳畔炸起,为人族那十名天骄壮胆提神。

人族十名天骄身体狠狠的一颤,这才咬牙挺胸抬头,直面那十名妖兽一族天骄。

这强提胆气的一幕看在莽扬眼里,更让莽扬发出了一阵得意大笑,分明的五官都挤到了一起,越发目空一切。

看的七星宗宗主徐佑差点就没能按耐住心头的火气,一把将剩下的椅子捏碎。

他的休养,到底比莽扬要胜上一筹,强行将火气给压抑了下去,望着秦岚等天骄沉声说道:“不要忘了本宗主先前说给你们听的言辞,他们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你们只有拼死而战,才有活下去的可能。接下来的这一战,你们必须要竭尽全力,不单单是为了荣耀,更是为了活着。”

秦岚等天骄这才有了几分底气,一个个状若疯狂,扯起嗓子咆哮道:“战!”

两边领袖训话完毕,赌斗之战迫在眉睫。

带队的聂翔与妖兽一族领队分别开始向各自负责的天骄言说赌斗规则,以及诸多事宜。

聂翔望着身前这十张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面孔,二话不说便是躬身一礼,这一礼之中的含义虽然没有说明,但有些事情从来都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以至于秦岚在内的十名天骄神色都微微动容,他们对聂翔没有太大的恶感。

一礼过后,聂翔才开口说道:“先前给你们的号牌你们应该都拿到了吧,这场赌斗之战,采取的是车轮战的方式,胜者持续对敌,直到失败倒下,而你们手中的号牌便是我根据你们的实力为你们安排的出场顺序。你们不需要质疑我的安排,只需要选择战胜或者倒下,你们别无选择,我同样别无选择,所以就只能拼了!现在,手握号牌一的人出列备战!”

随着聂翔话落,十名天骄公认最强的那人十分不情愿的走出了队列。

排在第一,便意味着他要第一个上场,他要么击败妖兽一族十名天骄,要么被妖兽一族十名天骄轮流击败,仔细想想他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而看到他的模样,聂翔再次开口说道:“我之所以会这样安排是因为你是这群天骄中的最强者,第一战让你出面,是想要让你带一个好头,为七星域赢得第一场胜利!你不要觉得不公平,只要你能够赢得第一战的胜利,我允许你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直接认输!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那名天骄闻言,陡然抬起了头颅,他双目明亮的望着聂翔,似乎是在确认聂翔言语的真假。

看到聂翔眸子中的诚挚之色时,他才猛然握紧双拳,嘶吼道:“有!”

身为人族十名天骄之中公认的最强者,还被聂翔许诺了那样一个优势,无论如何他都要取得第一战的胜利。

他若是败了,也就没脸再活下去了。

他没有退路,不成功便成仁。

身为绝世天骄,还是绝世天骄之中的佼佼者,谁还没有几分傲气。

所以在有字出口以后,那名天骄就昂首挺胸的迈步而出,走进了那方仙圣级别的阵法之中。

那座阵法之中,一名牛头人身,模样看上去与莽扬有七分相似的年轻人早已身处在其中,他垂手而立,身上戾气惊人,身周自发转动的煞气无不在表明他手中沾惹了无数的人族鲜血。

他身为三大妖兽王族之中的一员,体内还流淌着莽牛一族的强大血液,自然与莽扬一样对人类恨之欲绝,将击杀人类当成了一件茶余饭后的趣事。

是以,在看到那名人族天骄走进阵法之中以后,他眼中陡然凶光炽盛,嗜血的舔舐了一下嘴角。

简单的几个字几乎从他的牙缝之中硬挤而出,听的人一阵头皮发麻。

“我要你去死!”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