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惨死三人

莽牛一族那名天骄开口冷喝出了那五个字以后,整个人都冲了上去。

妖兽一族独有的凶煞之气席卷在他身周,让那名莽牛一族天骄好像笼罩在了一团阴云之中,将他衬托的异常邪魅,奔行之间,声势吓人。

索性人族那名天骄也不是真的绣花枕头,在莽牛一族那名天骄动手的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

莽牛一族那名天骄展开冲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唤出了他的法宝,手握上品仙器,朝着莽牛一族那名天骄对冲了过去。

人族那名天骄似乎很相信自己的实力,居然没有丝毫的避让,与妖兽一族进行正面冲撞。

然而,在真正碰撞的那一刻,那名人族天骄才发现了他的自信是极其致命的,他低估了莽牛一族那名天骄,高估了他自己,即便他的实力也足以在金仙境极致横扫,还是被莽牛一族那名天骄一击击退。

一股格外霸道蛮横的力量从莽牛一族那名天骄的双拳之中涌出,在两人短暂碰撞的那一刻,便透过仙剑涌入了人族那名天骄体内。

霎时间,那股爆炸性的力量就冲撞的人族天骄体内一阵气血沸腾,即便他反应的及时,还是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接连闪动身体,与莽牛一族那名天骄拉开了距离。

那一刻,莽牛一族那名天骄的双眼直接就眯缝了起来,他身上煞气涌动的更为剧烈,对于那名人族天骄的实力似乎很是吃惊:“好家伙,想不到人族年轻一辈人中居然也能有这等强者,以人族之身胆敢与我妖兽一族正面冲撞,而且还是和我莽牛一族正面冲撞,看来我还真是小觑了你们人族,你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不过,只是一次冲撞就让你受了内伤,不知道你还能经受的起几次冲击。再来!”

最后两字落地,好像重锤开山,莽牛一族那名天骄脚下用力一踏,便蛮横霸道的朝着那名人族天骄欺身而去。

那名人族天骄有了先前的教训自然不会再和莽牛一族天骄进行正面碰撞,他再次飘身而退,拉开了与莽牛一族天骄之间的距离,准备动用神通。

人族修士,最强大的还是对神通的运用,与妖兽一战,唯一的胜算就是扬长避短。

可是,他刚刚才和莽牛一族那名天骄拉开距离,莽牛一族那名天骄就开口发出了一身暴喝:“还想逃,你逃得掉么,不要忘了我莽牛一族的天赋,我的速度你怕是望尘莫及!”

伴随着那声暴喝,莽牛一族那名天骄瞬间从原地消失,移动速度突然增加了一倍,一晃身的功夫就到了那名人族天骄近前。

人族天骄反应过来的时候,莽牛一族那名天骄已经再次轰出了一拳。

那一拳轰出,空气咧咧作响,比先前那一次碰撞之时的力度要更为巨大。

仓促之下,人族天骄只来得及提起手中长剑,根本就没有动用神通的功夫。

一方仓促反击,根本就没能发挥出全部力量,一方全力攻击,悍然施为,胜负自然是一眼即明。

硬挨了莽牛一族那名天骄的全力一击,人族天骄就像是一片飘摇的落叶一般,随风翩翩而起,柔弱无骨的在虚空中摇曳。

他尚未落地,就已经接连喷出了数口鲜血,这还不算,更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可就算是这样,莽牛一族那名天骄还是没有善罢甘休,他眸中光芒一寒,身形再次闪动,一眨眼就出现在了人族那名天骄身侧。

异常用力的一次膝撞十分悍猛的击打在那名人族天骄身上,让那名人族天骄直接便像是流星一般撞击在了地面上。

地面之上一阵流光转动,阵法的防御全力施展开来,那名人族天骄坠落的身体虽然没能撼动高台地面,但是却在巨力撞击之下,软的就像是一滩烂泥一般。

等到观战的众人看清楚那名天骄的模样之时,一个个尽皆睚眦欲裂,气机动荡翻滚,几乎要冲将上去。

那名人族天骄居然就这样惨烈的死在了莽牛一族那名天骄的狠辣手段之下,从头到尾,只不过是扛下了三招。

而莽牛一族那名天骄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神色平淡,呼吸平稳,眸光冰冷,望向那名人族天骄的尸体之时,眸子里一缕涟漪都不曾泛起。

这时,高台外骤然响起了一声猖狂如初的大笑。

不用仔细分辨,人族强者就能够道出那阵笑声的主人,不是莽牛一族族长莽扬还能有谁。

莽扬目光睥睨,得意的望着徐佑,嘲讽的声音不需要多做考量便脱口而出:“徐佑,先前我就已经说了,你们人族这些天骄个个都是绣花枕头,全部都不堪一击,怎么样,没说错吧!我莽牛一族后辈莽骄不过只是出手了三次,就已经将你们人族十名天骄之中最强的一个当场击毙,剩下的那些人恐怕更加不是莽骄的对手,依我来看,这场赌斗还是不要进行下去了吧,你们人族直接认输就是!”

徐佑口中冷哼如雷,满面阴沉的望着莽扬:“你休想,我人族素来铁骨铮铮,不畏艰险,怎么可能向你等宵小之辈低头认输!我人族只有战死的真豪杰,没有投降的窝囊废!即便是人族十名天骄全部战死,这一场赌斗也必须要进行下去!”

莽扬又是哈哈一笑,对于徐佑的言语一点都不在意,讥讽道:“你心中既然是这般想法,那就只能可惜了剩下的九名人族天骄了!我妖兽一族其他人根本就不需要出手,仅仅是莽骄一人,就能够将他们全部击杀,用来祭我妖兽一族大旗!”

徐佑凶狠的瞪了一眼莽扬,压抑住心里的怒火,冷笑道:“莽扬,你不要以为本宗主不知道你心里的真实想法,若是本宗主的猜测没错,你莽牛一族那个小家伙应该是你们妖兽一族十名天骄之中的最强者吧!同样的金仙极致战力,就算你莽牛一族那名后辈实力惊人,还能够抗下我人族接二连三的车轮战不成,他若是真有接连击杀我人族十名天骄的实力,恐怕已经能够力敌玄仙了,他要真能够力敌玄仙,你莽扬的尾巴也不会只翘这么高!所以,只要我人族天骄能够将你莽牛一族那名后辈击败,还是有赢得这场赌斗胜利的可能的,本宗主就不信你妖兽一族十名天骄人人都是莽骄!”

莽扬面色一变,徐佑说的是事实,莽骄的实力的确还没有达到抗衡玄仙的程度,接连对战,的确会落败。

可就算是莽骄落败,他妖兽一族还是会赢得这场赌斗,那些人的实力的确不如莽骄,但还剩下九人,莽骄一人应该就能够击败人族七名天骄,剩下的九人只需要对付人族剩下的天骄即可。

这样一想,莽扬便不以为意了,这场赌斗他妖兽一族必胜无疑。

是以,一抹笑容再次挂到了莽扬脸上,让莽扬看上去好像发了春一般:“即便是这样那又如何,这场赌斗你们人族还是没有胜算!好了,徐佑,还是观看接下来的战斗吧!本王实在是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人族赌斗失败以后你那精彩的面色。”

徐佑一挥袍袖,瞪眼望向聂翔,寒声道:“人族天骄再次出战!”

聂翔闻言心神一紧,连忙回头望向身后的九名人族天骄吩咐道:“手握号牌二的人出列应战!”

聂翔话落,剩余的九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人有所反应。

先前出战的那人是他们十人中公认实力最强的一个,连那人在莽骄手中都没能撑过三招,莽骄实力的强大可想而知。

那个莽骄的战力,恐怕已经无限接近玄仙境,若是给他一个契机,他恐怕就会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妖孽。

面对这等天资的天骄,即便是秦岚身边这群绝世天骄,也会心生畏惧,止步不前。

可是,在很多事情面前,躲避都不是办法,也不可能躲掉。

聂翔分发的号牌如何能不知道二号是谁,他的目光瞬间便是一厉,直指持有二号号牌的那人:“还不出列,莫不是想要聂某请你不成?”

那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一片惨白,还是硬着头皮不曾出列。

看到这一幕,莽牛一族族长莽扬口中又是一声嗤笑:“徐佑,你人族天骄铁骨铮铮就是这样一个铁骨铮铮法?”

徐佑面色一沉,阴冷的瞪向聂翔,口中发出了一声沉喝:“聂翔,还在等什么!”

聂翔在徐佑的压迫下自然不可能再迟疑,即便是那名天骄不肯自己出列,聂翔也有很多办法让他站出来,一名仙圣对一名金仙来说,实在是太过恐怖。

那名天骄总算是迈动了他的脚步,他的实力在十人中不算拔尖,就算是背水一战,结果也是必死无疑。

前有虎,后有狼,他就算是畏惧死亡,却也别无选择。

可是,他这个状态入场,简直是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刚一走入莽骄所在的战场,就被莽骄悍然击杀,引得观战的人族不断开口发出一声声愤懑的叹息。

这时,就连秦岚都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手,身为人族,眼睁睁的看着人族被妖兽一族虐杀,他心中同样有怒火在酝酿。

特别是他很清楚他有实力阻止这些悲剧的发生,只要他不隐藏实力,以他一人之力就能够击败那十名妖兽一族的天骄,可他心中有诸多顾虑,实在是不知道是否要暴露他真正的实力。

而且,他也清楚他的号牌,他的号牌是九,现在根本就还没有轮到他出战。

这应该是聂翔听到他的请求以后刻意做出的安排,聂翔应该是为他考虑了很多,即便是听从他的请求将卢让安排到了他之后出战,还是将他也放到了最后。

但就在他犹疑不决,心中挣扎的这短短时间里,手握号牌三的天骄也进入了战场,死在了莽骄手里。

人族天骄,一眨眼的功夫便有三人惨死,接下来轮到第四人出战!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