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黑衣人

展玉娇挽着展玉堂的一只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她的娇俏可爱,在这个时候展露无遗,有了展玉堂作为依靠,她不需要凭借自己在陨仙战场中活下去,那副与她的可爱格格不入的女强人模样自然收敛了起来。

她对着展玉堂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完全不像是身处于群兽环饲的险境之中,似乎有展玉堂这个兄长在身边,就算是天塌下来她都不怕。

过了足有一刻钟,展玉娇的喋喋不休才停滞下来,大概将她和展玉堂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对展玉堂说了一遍。

期间,展玉堂数次面色大变,对展玉娇这个妹妹很宠爱的他每一次听到展玉娇遇险,都是紧握双拳,愤怒不已。

而天启城内外分立的妖兽和修士则就那样静静的等待着展玉堂和展玉娇两人叙旧,无论是天启城掌控者韩涛还是兽王暗焰啸天虎,在这个时候都保持着沉默,没敢打断展玉堂和展玉娇两人的对话。

他们对硝烟四起之时突然出现在天启城外的展玉堂和那个白袍修士忌惮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

仅仅是现身而出,就能够带来如此巨大的压迫力,展玉堂和那个白袍修士的恐怖可想而知。

“想不到展某和秦兄居然这么有缘分,秦兄救展某在前,救舍妹在后,无论是救我们兄妹二人中的谁都是天大的恩情,展某认下你这个兄弟了!日后不管秦兄遇到什么事,只需要一句话,展某便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听到展玉娇说她被秦岚所救,展玉堂脸上神色十分精彩。

展玉娇刚刚闭口不言,他便匆忙对秦岚说道。

救命之恩,重如山岳,秦岚接连救下他们兄妹二人,这实在不是巧合能够形容的,只能说命中注定他们和秦岚之间会有这种交集。

“展兄言重了,不管是当初救展兄,还是之后救展仙子,秦某都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当不得展兄如此承诺!”秦岚笑道。

展玉堂摇了摇头,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有些事情不需要多言,只需要他心中铭记即可,他不再纠结之前那个话题,一指身后的白袍人对秦岚介绍道:“秦兄,这位是明光宗真传弟子温兄,与我感情非常之好,我的兄弟也就是他的兄弟!”

话落,展玉堂回头望了一眼身后静静站立着的白袍修士,点头以后,笑着说道:“温兄,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秦兄,在风雷峡谷之中的风雷狂潮中能够闲庭信步的强大存在!”

白袍人听闻展玉堂的话,眸光一亮,对着秦岚点了点头。

他的眼中不存在任何的轻蔑,即便秦岚展露出来的修为只是玄仙境初期,像他这种人,深知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以貌取人往往是弱者才会做的事情。

而秦岚,也对白袍人笑着点了点头,算是与白袍人认识了。

他心里其实很意外,没想到会与明光宗弟子以这种方式在这种场合相遇。

意外的同时,更多的情绪是恍然,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暗焰啸天虎会对那个白袍人心生畏惧了。

白袍人既然是明光宗弟子,那就一定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平凡,白袍人恐怕拥有一身非常恐怖的修为。

毕竟明光宗是陨仙战场内当之无愧的第一势力,随便出来一名弟子都是横扫一方的霸主。

白袍人看起来越是不动声色,在秦岚看来也就越是强大,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强者总是分为两种人的。

第一种人,修为强大,行事却是无比低调,放到人群中立刻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平凡普通到了极点。

第二种人,修为强大,行事张狂霸道锋芒毕露,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根本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能被他们平等以待的人只有与其同类的人。

秦岚遇到的那些修士中,很多人都是第二种,最明显的无疑是刀阁真传刀千绝。

白袍人则是毫无疑问的第一种,秦岚也能够说是第一种,一般情况下秦岚身上的霸气还是收敛在骨子里的。

当然,展玉堂也算是第一种,从某些方面来讲他和秦岚很像。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在这个时候看来还是很有道理的。

展玉堂见到两人互相认识完毕,总算是没有继续客套寒暄,视线一凝,望向了暗焰啸天虎。

他的目光凌厉到了极点,面对掌控着天启城方圆数万里的兽王,寸步不让:“展某今日心情大好,不愿意与你动手,只要你乖乖带着你掌控的数万妖兽退去,今日天启城之事展某可以不做计较!”

暗焰啸天虎怒视展玉堂,根本就不将展玉堂放在眼里,一声震天兽吼直接震散了漫天风云。

展玉堂见状,神色更加凌厉,整个人如同一柄剑气冲天的利剑:“怎么,不愿意妥协,你应该知道与展某为难你讨不到半点好处的,说不定还会将命丢在这里,何况你也没有将怒气撒在天启城这些修士身上的必要。你应该清楚,将你从沉睡中唤醒,毁掉了你突破契机的人不在天启城内这七百余名修士之中。那人之所以将你唤醒,所求无非就是让你毁掉天启城,击杀天启城内七百余名人族天骄,你总不能与毁了你修炼成果的人为伍,甘心被其利用吧!”

暗焰啸天虎这一次没有怒吼出声,他面色阴鹜,看起来和人类一样,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

展玉堂见状,继续开口说道:“说不定那个将你惊醒,毁掉你数千年修炼成果的人此刻就隐藏在暗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你越是按照他给你安排的方向来走,他便越是得意。如果展某是你,现在展某就带着那数万妖兽离去,就算无法找到那人与其算账,也不能让其称心如意!”

暗焰啸天虎这时凝目望向展玉堂,不久之后,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兽吼。

展玉堂像是明白了暗焰啸天虎的意思,嘴角一扬,说道:“你放心便是,展某之所以知道这一切,便是因为一直在追踪那个将你惊醒之人,他与我们是敌非友,一旦相遇,展某定然会将其诛杀在当场。而且,你还要记住一件事,以往陨仙战场开启你做了什么我不管,这一次陨仙战场开启我希望你什么都不要做,这一次陨仙战场的开启和之前历次貌似都不一样,陨仙战场之中出现了很多变数,不能再出现其他变数了!你应该心知肚明,杀掉你不是不可能,无非就是多费一些手脚,不杀你只是怜悯你一身修为得来不易。”

暗焰啸天虎盯着展玉堂对展玉堂点了点头,他把视线从展玉堂身上移开以后,就朝着万兽进攻天启城的方向发出了一阵长啸。

长啸声中,万兽退潮一般散开,天启城内外七百余人所遭遇的危机瞬间解除,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神色。

他们目送暗焰啸天虎带着万兽从天启城外离开,一个个的神色都复杂到了极点。

没曾想,暗焰啸天虎给天启城带来的灭亡危机居然会在一名修士三言两语之后便解决。

相隔太远,他们听不到那名修士和暗焰啸天虎说了什么,可大致情况他们还是看的很清楚的,这简直不可思议到了极点,以至于他们望向展玉堂的神色立刻就充满了敬畏。

实力为尊的世界,只有强大的实力才是受到众人敬仰的根本。

可他们敬畏展玉堂,展玉堂却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即便是天启城掌控者韩涛在展玉堂看来也是不值一提。

这让天启城内很多强者脸上都出现了愠怒之色,从来都只有他们无视其他人,什么时候被人无视过。

祖中庸,便是那些面露愠怒之色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可是他们敢怒不敢言,没看到展玉堂简单几句话连暗焰啸天虎都打发了,他们虽然自恃实力,但实力再强还能强过暗焰啸天虎不成。

就算是展玉堂无视他们,却唯独对秦岚和展玉娇两人另眼相待让他们更加愤怒,他们还是只能够将愤怒压抑下去。

秦岚好奇到了极点的望向展玉堂,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为什么想问。

天启城内外其他修士可能没听到展玉堂与暗焰啸天虎之间的对话,可秦岚站在展玉堂身边,如何能听不清楚展玉堂的对话。

他觉得他接触到了一个极大的秘密,这陨仙战场之中十万余名修士兴许只有零星数人知道展玉堂口中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样,秦岚才越发想要知道那个秘密,以他的性子,差点按耐不住询问出声。

好在展玉堂应该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为了照顾他的脸面,不等他开口发问便主动说道:“秦兄,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先前与暗焰啸天虎交流的时候口中所说之事!”

秦岚非常实诚的点了点头,一点都不拐弯抹角。

展玉堂见状,笑着说道:“秦兄你其实不用太好奇,因为这件事展某本来便想和秦兄说道,要不然也不会当着秦兄你的面直言此事。毕竟这件事已经严重到了一定程度,其他人早晚都会知情,况且我们也没有隐瞒事实真相的意思,那事情若是放任下去,肯定有一天会影响到我们这些进入陨仙战场内的修士。”

展玉堂准备对秦岚讲述具体事情的时候,无人察觉的暗处,一名黑衣人口中发出了一声阴森的冷哼。

他的视线缓缓的从秦岚几人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了秦岚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比先前更加阴森,除了阴森以外,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怨毒,似乎他和秦岚之间有什么不共戴天的过节一样。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