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我是她舅父

秦岚一撑之下,那两座倒悬的峰峦便再也无法动弹分毫,无论武家那两名天梯境强者如何施为都是要一样。

这让秦岚看起来就像是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别说只是那两座倒悬的峰峦,便是悍然落下的天穹,他也能够顶住。

那两名武家强者顿时就被秦岚给吓了一跳,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猛的人,他们身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修为境界也太夸张了一些吧,看着没有多大年纪,怎么实力比那个周思岚还要强。

而且,而且这个年轻人貌似还不是青龙门内的强者。

他们先前可是看到过那个年轻人的,那个年轻人之前一直都站在那群冲撞了他们少爷的小修士之中。

那个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正眼去瞧那个年轻人,只以为年轻人也是他们眼中的一个蝼蚁,可现在,那个年轻人却是用事实证明了他们眼瞎。

他们堂堂两名天梯境强者,居然眼拙到了这种地步,完全没有发现那个年轻人是比那个小姑娘还要厚实的一块钢板。

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啊,他们出门难道没有看黄历不成,遇到的年轻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难缠?

“你是什么人,实力怎么可能如此强悍!”惊骇过后,那两名天梯境强者自然没能忍住开口惊呼。

“路人!”秦岚面色淡然的望着身前那两名天梯境强者,语气中不带任何涟漪的说道:“你们能够拥有天梯境修为,难道还不允许其他人有天梯境修为了不成?”

那两名天梯境强者被秦岚的言语挤兑的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只能以冷哼相对:“阁下即便是实力强悍,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插手其他人的事情吧!这件事和阁下无关,还希望阁下可以袖手旁观!只要阁下能够退到一侧,不再插手,我们自然会有大礼相赠!”

听到那两名天梯境强者这样说,秦岚自然是冷冷一笑,摇了摇头:“无关?怕是你们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吧!这件事我管定了,因为我是她的舅父!外甥女现在有难,我这个做舅父的怎么可能冷艳旁观!所以你们还是不要废话了,等着试试拔剑诀真正的威力吧!”

说到这里,秦岚不再理会那两名天梯境强者。

他回头望向周思岚,脸上露出了一抹十分温柔的笑意,就像是一个和蔼的长辈望着自己的后辈那样。

秦岚所说让那两名天梯境强者尝一尝拔剑诀的真正威力,当然不是要亲自出手,以他的实力挥挥手就能够让那两名天梯境强者灰飞烟灭,何须动用拔剑诀。

他的意思是由他来护卫周思岚,让周思岚没有顾忌的蓄势拔剑诀,然后由周思岚亲自出手催动拔剑诀。

“思岚,不要有所顾忌,有舅父在,只是两名掌控了五条规则之力的天梯境强者绝对翻不起什么风浪,你大可以放心的蓄势拔剑诀,将你所能动用的拔剑诀最强威力展现出来!”秦岚这时笑着开口说道。

正在蓄势拔剑诀的周思岚好奇的望向秦岚,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布满了疑惑之色。

她的舅父,那不是秦岚么?

尽管她不曾见过秦岚,可是却将秦岚的模样印刻在自己的心里,绝不可能不认识秦岚。

毕竟先前有一点她还是没有说错的,秦岚是她的偶像。

可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模样和秦岚却是一点都不像,唯独眼睛有那么一些神似,但这说明不了什么。

而且,她的舅父可是早就已经飞升了仙界,成为了仙界之中的仙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所以她觉得她身前这个年轻人是在说谎,至于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说这种谎她不知道,可她很清楚,她身前这个年轻人对他没有半点恶意。

是以她心里纵使有千万般疑惑,这个时候也都压抑了下去。

反正这个年轻人又不会跑,等到她将眼前的事情解决,再当面询问那个年轻人她心里的那些疑惑也不迟。

周思岚这个时候开始静心蓄势拔剑诀,她神州的压迫力越来越重,锋芒之气同样是越来越重。

凛冽的锋芒之气,几乎让虚空裂开,不大的裂缝,好似在张牙舞爪一样。

秦岚望着周思岚,心存指点之意,笑道:“拔剑诀的要点在于蓄势二字,至于如何更快的蓄势,有几点需要记牢。精神更加集中,腰马更为下沉,真元更为凝聚,拔剑更加沉稳。你试一试按照我说的来做,然后看看效果!”

周思岚听到秦岚所说,心里的惊讶更重,不过她还是将心里的惊讶给压抑了下去,按照秦岚说的来做。

她才学会拔剑诀多久,秦岚又学会了拔剑诀多久,秦岚的指点自然不会有错。

她刚一按照秦岚说了做了一下,顿时便感觉她为拔剑诀蓄势的速度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这让她越发惊讶的望向了秦岚,更加揣度不透秦岚的身份。

揣度不透秦岚的身份的人何止是他啊,那两名天梯境强者也是一样。

听到秦岚那么了解拔剑诀,却又不是青龙门内的男人,难道秦岚来自东疆修仙界中的五元宗不成?

只是五元宗那么偏居东疆的一个小小修仙宗门,门内怎么可能有修为境界这么恐怖的强者。

他们感觉自己在秦岚面前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能够让他产生这种感觉,秦岚最起码也得是一名掌控了八条规则之力的天梯境强者。

这等强者,可是武家家主那个级别的猛人啊!

而秦岚给他们的感觉,甚至是比武家家主给他们的带来的感觉还要恐怖,也就是说秦岚的修为境界要比武家家主更强。

以至于那两名天梯境强者心头生出了异常浓重的苦涩,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付秦岚。

他们甚至是生出了转身逃走的心思,只可惜他们却是根本就没有转身逃走的勇气。

他们有足够的自知之明,知道没有秦岚发话,他们想要逃离出去只能是一种奢望。

与其逃走不成,反将秦岚给激怒,还不如收回神通,静观其变,看看秦岚究竟想怎么做。

当然,除了他们,揣度不透秦岚身份的人还有朱成等人。

他们一路与秦岚同行,一直都按照秦岚的说法认为秦岚不过是一名劫灭境初期修士。

哪知,此时秦岚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一名天梯境强者,而且还是一名十分强大的天梯境强者。

看情形,连武家那两名掌控了五条规则之力的天梯境强者都不是秦岚的对手,在秦岚面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让他们的心绪异常复杂,同时也觉得很是后怕,还好他们在知道秦岚是劫灭境强者以后对秦岚就没有了任何冒犯,否则将秦岚激怒,他们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只不过让他们疑惑的是,秦岚这样一名强者为什么会一路与他们同行,装作一副修为境界不高的模样。

而且,看起来秦岚还和青龙门内的那个小姑娘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难道秦岚居然是青龙门内的强者不成?

想到这一例,一行人的心思又开始变得活络了起来,如果他们能够通过秦岚这条线和青龙门搭上关系,岂不是可以轻轻松松的进入青龙门。

甚至于因为这层关系的缘故,他们还可以在青龙门内得到极好的栽培。

只可惜,他们这一路上与秦岚同行的时候,除了畏惧秦岚,就是在心里诋毁秦岚,唯一一次对秦岚的巴结失败以后,让他们都很不满。

他们这群人中,唯一一个与秦岚关系还算不错的人就是朱成。

那群人自然是直接将目光转移到了朱成身上,他们神色复杂,或嫉妒,或艳羡,无一不足。

这个朱成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一些吧,随便结识了一个人竟然就是青龙门内的大高手,以他和秦岚的关系,秦岚应该不会忘了他吧!

“朱仙友,待会可不可以麻烦你到南仙友面前为我们好好的美言几句,让我们也能……”一群人腆着脸凑到了朱成身边,讪笑连连的说道。

“大家可能想太多了,南仙友是何等修为,何等身份,怎么可能将朱某这个小小的踏虚境修士放在心里,朱某的话南仙友恐怕根本是理都不会理的。”朱成摇头苦笑了一声。

只是朱成这样说,显然不能让那些人满意,那些人立刻就反驳起了他的言语。

“朱仙友,你这是说的什么,你和南仙友的关系我们可都看在眼里,要是你说的话南仙友不听,那谁说的话他会听?你是不是因为我们之前没有帮你,所以对我们心怀记恨,现在有好处从天而降,所以想要独自占据,不想带我们一起?”

“朱仙友,做人可不能太自私啊!你若是遇到好处就撇开我们,遇到难处就想拉着我们一起出手,那我们还真是错看你了!”

“朱成,你可要弄清楚状况,要不是我们和你组队租赁飞舟,你怎么可能遇到南仙友!现在发现南仙友是青龙门的大高手,你就对我们不管不顾了?你真以为没了你,我们就不行么?你要是不肯为我们美言,我们就自己去找南仙友!”

……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对朱成十分的不满,朱成那实话实说的拒绝让他们无比的恼怒。

他们纷纷对朱成恶语相向,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们之前是怎么对待朱成,怎么对待秦岚的。

凭什么现在看到秦岚与青龙门有关系,而且还实力强大,就要求朱成为他们美言,要求秦岚给予他们帮助。

人性之恶,在他们这些人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他们从来都不管他们付出了什么,只关心他们可以得到什么。

喜欢妙手神农请大家收藏:()妙手神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