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咎由自取

“所以从哪个时候开始我就是被你们算计的人了?”张能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真的好可笑也是他没有想明白他跟张子安交手的时候是自己吃亏了张子安在曹子扬这儿吃过亏所以他跟曹子扬差的何止是一个档次了。

是自己太轻敌了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自己咎由自取了。

“再让你见一个人!”曹子扬这个时候让人带上来了一个人。

带人上来的是张子安他带上来的是那个检察官了也就是他们这个组织的老大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是死局了不管是怎么样的都是不可能走活这一步棋了。

“你就是曹子扬?”检察官虽然是没有跟曹子扬见过面但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他听的他的名字的时候就多了而且这个时候自己可以说是落到了他的手上了所以就算是他不好奇都不行了。

其实按理来说曹子扬跟这个人的恩怨是不深的所以曹子扬对待他的态度也不是很恶劣直接河北平淡的回答了一个字:“是!”

“其实要是我在年轻个一二十岁的话我还是很乐意跟你对上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我是没有这么大的精力了。”

“其实我也一直是不知道你原来就是老大啊要是这样的话刚刚就对你温柔点儿了”张子安这个时候跟他说其实自己虽然是中心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的老大他是真的还是不知道的所以刚刚他们出来的时候对这个人的态度可以说是很不好。

因为自己这两天的牢狱之灾可以说是都是因为他了刚刚他觉得自己要不是素质到的话自己可能举要揍他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是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的老大。

“我一直挺喜欢你的!”要不是因为喜欢张子安那个时候当官的时候他也不会安排那些事情让他可以说是步步高升了没错张子安之所以会步步高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

“谢谢你的喜欢!”张子安一点儿也不容幸他当初进这个组织的时候就是玩票的形式的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达到这样的高度所以他自己也是很惊讶的不过对于这个老大他当然那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敬畏的意思了谁会尊敬一个被自己玩在手心的人。

“其实张能也是在你入狱的时候知道了我的身份的不过我是高估了他本来以为你的身份被揭发出来就说明他还是有些能力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是那么没有用!”

检察官看着张能的眼神很不和善因为要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话他这个时候是不会得到这样的待遇的要不是因为自己看走了眼就算是这个时候他被抓了至少自己的身份还是不会暴露。

“你觉得这个时候说这些还有什么作用吗?”曹子扬这个时候可不想听到这些话他想知道的是这个检察官究竟是在这个大会上面准备生什么事情这个时候阻止这个才是最重要。

“没有用但是也没有所谓了反正我的目的现在是达到了所以这个时候你们做什么都无所谓。”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曹子扬觉得这个时候他们就算是把这些人制服了现在可以说是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好像该发生的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跟聂小倩给你透露的消息是差不多的性质的我就是要毁了这个国家这个靠着肮脏发展起来的国家。”

“你也是打算炸了会议楼?”曹子扬觉得最近他是真的跟炸弹挺有缘分的一会儿这个要炸了这儿一个那个也要炸了这儿感觉炸什么东西就跟过家家的一样。

“是啊!但是我的目的可不是这个楼而是那里面的所有人你们想一想要是那些人死了以后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检察官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很兴奋的感觉。

曹子扬就像是看着疯子一样的看着他就是不用想他都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肯定是会变得混乱不堪的而且要是这个时候要是有什么有心的人出来的话这个国家可以说是都有可能不见了。

“神经病!”想到了这儿曹子扬忍不住的就在这个时候直接的就这么嘛了一句。

“怎么办?”张子安一直听着他们的话自己本来就是阻止这件事情的但是因为曹子扬他们的额原因现在他可以说是表达呢有心无力作为这件事情的元凶张子安当然是想知道这个时候曹子扬是打算怎么办了。

“你说我要是当着你的面把这些人都杀了的话这个时候你是不是会告诉我究竟这一次的大会会在什么地方举行呢?”曹子扬没有回答张子安的话而是这个时候这么问了检察官一句。

“不会!”检察官的脸上是一点儿的动容都没有。

“是吗?”曹子扬就不相信了看着张能说:“你不是很不喜欢这个人吗?最开始的时候就拿他开刀好了。”

“你……”张能本来这个时候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后面的事情究竟是会怎么发展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厄运就这么直接的降临在了自己的身上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曹子扬就已经开枪解决了他。

张能一死组织的人发觉到这个时候要是他们坐以待毙的话肯定是没有活路的所以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的开始反打了起来。

他们这个时候的反打对于欲望的这些人来说只是饶痒痒而已因为他们手上的武器都是黑手党运过来的

这些东子其实早就到了但是曹子扬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让那个黑手党的人在那个时候没有到达的时候直接的转移了地方文笑他们也是黑手党的人闯进了市中心救出来的这个时候正被人追着满城市的瞎跑。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的反打是可以起到一个作用的就是欲望的人杀他们的速度也能够让检察官自己更加的清楚的看着自己手下的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死的。

“还是没有感觉吗?”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在流逝死的人也就是越来越多了。

看着地上倒下的人越来越多了检察官还是有些遗憾的说:“他们这个时候也是给事情做了贡献的了历史会记住他们的!”

“你再想做些什么呢?”曹子扬这个时候不得不说检察官是想的太多了:”这些人还有你都是会死的无声无息的怎么可能会有人记你们更加不要说是历史了所以从头到尾的你就只是一个无名的小卒而已!”

“这个时候就算是激我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所以你还是放弃吧明天开始这个国家就要迎来一个新的样子了”想到了这个检察官又开始兴奋起来了。

曹子扬知道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是没有用的所以马上开始走人情路线了:“难道你就没有家人吗?要是真的这个时候有动乱的话你的家人怎么办?”

说道家人的时候曹子扬发现了检察官的一点儿异动这个让曹子扬很惊讶因为说道家人的时候检察官不受控制的看了一个方向虽然随后掩饰的很好但是还是被曹子扬发觉了。

曹子扬这个时候顺着他的眼光看来过去就看到了这个时候正在跟欲望的人正在对抗的一个人面对着几个男人也没有落了一点儿下风的聂小倩。

“难道?”曹子扬看着聂小倩有些无语不过看到了因为他的话而有些色变的检察官曹子扬知道了自己这个时候的猜测是正确的。

笑着对一边的文笑说:“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两次被女人耍的感觉不怎么好吧帮忙把聂小倩给弄过来吧!”曹子扬知道这个时候最想对付聂小倩的就是被耍了两次的文笑了

文笑其实不是那么想的他岁聂小倩是一点儿的感觉都没有虽然后卖弄因为他吃了点儿亏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没有被她耍过反而是自己在耍着她不过这个时候曹子扬竟然这么说了他也就还是按照他说的做好了。

对于几个人都拿不下的聂小倩文笑过去就一两招就直接的解决了然后直接的就给了刚刚一直在耗着的几个大男人让他们压着聂小倩到了曹子扬这边来。

“其他的人不用再耗着了全部解决了吧!”曹子扬觉得这个时候聂小倩这一个人比这些人都有用多了。

曹子扬这么说了欲望的人也就不再耗着了直接的用手上的武器强制性的扫射很快的就解决了这些人虽然是最后欲望的人也是死了不少但是这个时候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曹子扬指着聂小倩说:“别的人你不在乎她你总是在乎的吧?要不要用她的命来换那个地点?”

这一次检察官沉默了没有像是刚刚那样的强硬的态度了很显然的是这个时候曹子扬已经锉到了他的软肋所以这个时候只要等着结果就好了但是还没有等曹子扬高兴的时候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曹子扬是清清楚楚的看着检察官用自己袖子里面的一直圆珠笔就这么直接的扎进了聂小倩的心脏。

聂小倩口吐鲜血的看着检察官检察官这个时候也很痛苦的看着聂小倩说:“没事的一会儿我就来陪你跟你妈!”

聂小倩气绝的躺在了地上在场的所有人一是没有想到聂小倩跟这个人竟然是这样的关系二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会这么做不是说父毒不食子吗?

杀了聂小倩以后检察官也想要自杀但是被曹子扬给阻止了曹子扬知道想要从他这儿知道会议的地点是不可能的了而且拿上就要天亮了也就是曹子扬他们的时间已将不多了不过这个时候就是给他们再多的时间也还是没有作用的因为这个人现在更加的不可能给他们说会议的地点了。

所以说他们能做的就已经到头了吗?还是阻止不了的?

文笑他们也知道了现在的情况但是他们同样的是没有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冲冲忙忙的跑了过来曹子扬看得出来这是铁鹰的人铁鹰的人这个时候是跟他的老婆们呆在一起的曹子扬还以为是不是那边又出问题了连忙问:“怎么了?”

因为跑了太久所以这个时候来人有点儿喘不上气没有说话直接的给了曹子扬一个纸条纸条上面是一个地址。

“这个是?”曹子扬不知道这个地址是什么但是他有种感觉这个可能就是会议的地点

“是范小姐给我的他说这个就是你需要的!”

曹子扬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他还有一个活神仙真的可以说是峰回路转了。上面的地址离这个地方也不是很远他们是可能在会议之前到的。

“现在地址有了我们究竟要怎么办?”就是这个时候他们冲上去说是有问题别人也不会相信的更何况他们现在连检察官究竟是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文笑不知道这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本来因为曹子扬他们得到了地址还有些难过的检察官想起了这一点儿也是笑了他们现在这样的身份就算是有了地址又有什么用根本还是什么都阻止不了。

“呵呵谁说没有办法了!“曹子扬既然这个时候想要这个地址当然就知道这个时候他们究竟是可以用这个地址干什么了:“你们下去准备炸药我要在会议之前先把这个地方炸了我看你还能怎么办?”

只要是在这之前炸了那个地方一切可以说是都不是问题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可能在这个国家呆了!”文笑知道这个时候要是曹子扬真的这么做的话他们肯定是不可能在这个国家再继续的待下去了。

“只要是国家好好的我们在那个地方又有什么影响?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回来的!”对于自己不能够在这儿呆着曹子扬觉得跟这个国家比起来没有什么可比性不管是人在什么地方只要是他心里有这个地方就行了。

曹子扬安排好了一切以后就直接的没有任何的准备的带着欲望的人还有铁鹰的所有人都离开了很多的东西是带不走的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很好因为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一切。

他这个时候告别了这个地方但是迎接他的是一个更加好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是由自己的双手创造的或许以后自己还是会做一个医生在这个国家有病瘤的时候不管是怎么样的他都是会回来给这个国家动手术的当然为了这个他当然也不会害怕失去什么这个就是他用来区别人还有衣冠禽兽的唯一标准。

喜欢一品医道请大家收藏:()一品医道新更新速度最快。